第三百三十五章 初定(1/2)

加入书签

  忙碌不知时日过,林芷萱这几日半点也不得闲,即便是送走了外客,入了夜还有王佩珍和沐家、左家的太太林芷萱要陪着说话,王夫人也是累得但凡有点空闲就倒头就睡。若不是因着这是林芷萱的喜事,强撑着一口气,早就累倒了,这还是有宫里的教引嬷嬷和内外命妇帮着,若是王夫人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撑不起这样旷日持久的大场面的。

  林芷萱疲惫地歪在炕上,手里捏着那日雪安送来的银票,虽然不多,却也有足足五万两。

  秋菊也是累了一天,举手不想动,却还得强撑着来伺候林芷萱,只陪着笑道:“有了王家的那十万两银子,郡主送来的银子倒是姑且用不上,我听来往的丫鬟们说,在京城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热闹盛大的婚事了。”

  林芷萱将银子收了,才由夏兰扶着爬了起来,任她们给自己宽衣:“热闹盛大就好吗?如今才遭了灾,又是地震,又是旱涝,又是瘟疫的,外头有才打完了仗,入了冬,到处闹饥荒,正是国库空虚的时候,皇上却让这些内外命妇这样大肆操办王爷的婚事,不过是为了积累民怨,以诋毁王爷在江南赈灾赢来的好名声罢了。”

  秋菊闻言却变了脸色,道:“那可怎么办?”

  林芷萱已经换下了礼服,穿了宽松的寝衣,道:“这些协理婚事的内外命妇和礼赞大臣都是皇上钦点的,说到底掌事的,在王爷那边是王景生,我这边是庄亲王妃,都是皇上的人,说是给了无限风光,引得人人侧目,却不知枪打出头鸟,实则皇上是在里头动手脚。”

  秋菊闻言恨恨地跺了跺脚,却也无计可施,谁让他是皇上呢?

  夏兰却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林芷萱提了一句:“姑娘,昨儿四姑娘离了府。”

  林芷萱看了夏兰一眼,自从出了上次偃息室的事之后,林芷萱就再没看见过林雅萱,她连大宴小宴都不露面了,林芷萱还以为她消停了,怎么会出了府。

  “她去哪了?跟谁去的?”

  夏兰道:“我是偶然听个婆子提了一句,说是跟着沐家的五姑娘走了,去了沐家。”

  沐家?

  林芷萱在屋里走了两圈,沐家一直是个很特殊的人家,沐家嫡长女在宫中贵为皇贵妃,位同副后,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早夭,皇贵妃的四皇子如今已经是皇长子,也即将成年。

  在夺嫡这件事上,沐家有自己效忠和扶持的对象,与皇上和魏明煦两方来说,算是中立,但是皇权势大,这些年,沐家一直偏向于魏明煦。

  所以,林雅萱的事,魏明煦和林芷萱都没有太过反对,但是这个时候沐家叫林雅萱过府做什么呢?

  “你去打听一下吧。”林芷萱对夏兰吩咐着,“打听一下是去做了什么。”

  夏兰点头应了,秋菊才道:“姑娘早些歇了吧,明儿就是定亲礼了,您没听教引嬷嬷说,明儿您只磕头就能累散您的骨头。”

  林芷萱这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