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失踪(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冷眼瞧着孟泽桂咳得满面通红,说不出话来,只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

  林芷萱只道:“孟侧妃身子不适,叩拜奉茶之礼就免了吧,顾妈妈,请两位嬷嬷扶着孟侧妃回房休息。孟姐姐身子如此虚弱,这段时间,王府里的事就姑且不要劳烦孟侧妃了,好生请大夫给孟侧妃调理调理身子。”

  孟泽桂心中大惊,急忙忍着咳嗽,道:“可是娘娘,王府中的事千头万绪,臣妾只怕娘娘一时难以顾全。”

  林芷萱瞧着忽然又能说话了的孟泽桂,却依旧淡淡笑着:“我听闻在孟侧妃掌家之前,王府后宅的琐事都是蔡姐姐打理的。”

  蔡侧妃闻言身子一颤,刚想张嘴推脱。

  林芷萱却截断了她的话,继续对孟泽桂道:“有蔡姐姐和刘管家在一旁帮着我,想来出不了什么大乱子,若是实在有什么不懂的,我也可以不耻下问,去请教孟姐姐呀。孟姐姐安心养病,就不要再操心这个了。这些年孟姐姐身子一直未愈,不能为王爷开枝散叶,焉知不是劳心太过之故呢?”

  孟泽桂尚且不甘心,却实在被林芷萱辩得哑口无言,只得先回去,以谋后事。

  瞧着孟泽桂走了,林芷萱才复又看着地上跪着的那四人,方才冻了她们两刻钟,如今又跪了这半晌,想来教训也够了,林芷萱没有再咄咄逼人,只给秋菊使了个眼色,秋菊上前站了一步:“诸位夫人拜见王妃。”

  那四人此刻,却不得不也对林芷萱行了跪拜大礼,复又奉茶,毕竟孟泽桂如今已经不在了,她们四人失了主心骨,也不敢太嚣张。

  只有周夫人,她虽然进府比李婧早许多年,但是也不过只是个侍妾,家境又远不及李婧,故而竟然要排在李婧后头,她也是高门大户里出来的千金,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就连孟泽桂都是想来宠着她,如今方才在外面受了那一场冻,她差点气得冲进来,林芷萱在里头慢条斯理的说的话,她都听见了,林芷萱明明就是故意的,与那两个贱妇,哪里来得那么多话说。

  她原本心中就不甘,走近一瞧,又见林芷萱如此的美貌,再想起王爷对她的与众不同,她更是气恼,奉茶之时,故意泼了林芷萱一身。

  心中暗道:你不是爱穿新衣裳吗?那我就让你穿个够。

  在座众人都是大惊,没想到周氏竟然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来。

  周夫人却连忙道:“呀,妾身罪该万死,方才在外头手冻麻了,一时失手,还请娘娘恕罪。”

  可眉眼间明明是窃喜。

  林芷萱拧眉,秋菊几个连忙服侍林芷萱去里屋换衣裳,这么冷的天,可千万不能着凉了。

  秋菊冬梅几个手脚麻利地给林芷萱换衣裳,夏兰一边给林芷萱找换洗的衣裳,一边心疼地道:“好在她们进来的晚,茶已经放得有些凉了。要不然若是烫到了那还了得?这么厚的衣裳裹着热水,那不是要把皮都撕掉了。”

  秋菊更是生气,对林芷萱道:“姑娘且饶了她,一会儿看我的。”

  林芷萱瞥了秋菊一眼,生怕她惹出什么乱子来,自己护不住她,只嗔道:“我没有大碍,不过湿了衣裳,你可不许胡闹。”

  秋菊不甘道:“我不过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