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闯入(1/2)

加入书签

  周夫人那日被秋菊在身上烫起了一片疤,即便是跟大夫要了烫伤的‘药’膏,这疤怕也是好不了了。,:?。

  周夫人便索‘性’不抹了,哪怕有一身如‘玉’的肌肤又有什么用?在这王府里,最无用的就是这具身子,这么多年,她早就看透了。

  于她而言,她还是更在意些看得见‘摸’得着的。

  到了晨起的时辰,周夫人叫了数声,她的贴身丫鬟紫儿却始终没有进来服‘侍’,周夫人颇为气恼,连丫头都干对她这样不敬了,可别忘了,自己是毕竟也是皇上赏魏明煦的人。

  周夫人讥笑一声,天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魏明煦明明用不着‘女’人,他却总是左一个侧妃,又一个‘侍’妾,不停地往魏明煦身边塞。

  紫儿终于进来,周夫人忍不住发了火,呵斥道:“你个下贱坯子,如今若发连你都不将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你死哪儿去了,我叫了你这么些声,你留着一对耳朵是喘气的吗?”

  紫儿急忙道:“夫人赎罪,奴婢该死,是方才去给娘娘备洗脸水的时候,听见外头的嬷嬷们在说闲话。奴婢听着十分要紧,就听住了。”

  周夫人挑眉道:“什么闲话?”

  紫儿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道:“她们说,王爷在京城快不行了,乌兰侧妃那天是连夜回京城搬运财物的,已经跟王妃还有刘管家商议好了,王府最值钱的东西都在东暖阁里藏着呢,由乌兰侧妃守着,昨儿晚上,王妃还过去,与乌兰侧妃商议着王爷一死,就瓜分了那些财务,各自跑人呢。”

  “什么?”周夫人一惊,继而自言自语道,“不行!这怎么能行!”

  林芷萱在屋里坐着,正听着肃羽给自己回禀京城的事:“娘娘让臣送进宫中的‘药’膏,王爷一直用着,身子并无大碍,只是王爷尚未将娘娘送去的‘药’方公诸于众,一则是这‘药’膏配起来实在是太费功夫,若非林府早有准备,寻常百姓人家根本吃不起这样的‘药’。

  即便是将一百种‘药’草备齐了,要制作次‘药’也是相当的麻烦,即便是宫里也不是人人都能用得上的,故而无法用于救灾。”

  林芷萱明白魏明煦的意思,这‘药’也只有宫里用得起,但是只要老皇帝还没有咽气,这‘药’方就不能拿出来,否则,王景生等人定然会拼尽一切将老皇帝救活,那可就不妙了。

  林芷萱将‘药’方和‘药’膏送进宫里,也不过是为了让他能自保,也好有备无患,至于将‘药’方拿出来的时机,自然由魏明煦自己把握,林芷萱并没有强求。

  毕竟,天‘花’事天灾,这‘药’膏前世也不过能治好三分之一的人,并非就能根治天‘花’。

  “王爷问娘娘安好,让娘娘切勿挂念。”肃羽最后又重复了一遍。每回肃羽从宫里回来,与自己回禀魏明煦之事,总会附上这么一句。

  林芷萱心中一暖,轻叹了一声,道:“王府中的琐事你就不要事事与王爷回禀了,免得劳王爷费心,只报一切安好便是。”

  肃羽应着,林芷萱心中却忽然又是一紧。

  他日日让人回禀“一切安好勿念”,与自己日日让肃羽对他回禀“王府安好勿念”,又有何区别?

  他真的一切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