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不安(1/2)

加入书签

  这边那小丫鬟正喊着,便见王夫人由陈氏扶着满面怒容地出来:“两个没用的东西,还不赶紧给我堵了她的嘴!吵吵嚷嚷地成什么体统!一百个板子一下也不能少,若是打轻了,我连你们一起赶出去!”

  林芷萱看着那个被堵着嘴已经叫嚷不出话来的小丫头,年纪看上去还很小的样子,白白的脸色,十分的娇小可人。外院小厮的板子,十板子便能皮开肉绽,这种娇滴滴的小丫头,一百板子,娘是铁了心要她的命了,而直到这个时候,二哥哥林嘉宏都不曾出现过。

  林芷萱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问紫鸢:“这丫头叫什么名字?可是个轻浮的人?”

  紫鸢看着这样的场景,感触自然比林芷萱要深:“叫碧儿,只是个管洒扫浣洗的小丫头,我只记得手脚很麻利,挺老实的孩子。”

  如此说来,她的话怕是真的了,只是因为长得有几分姿色被哥哥来问安的时候看见,那夜自己出了事情,二嫂和娘都被绊在自己这里回不去,他便使法子让人骗了这小姑娘去,却不曾想一朝东窗事发,竟害得她香消玉殒。

  但是无法,这是娘给二嫂的交代,也是给阖府的警告。林芷萱便是有心,也没有立场去管,这件事情唯一有理由出面的,就只有哥哥,可是林嘉宏怎么会为了这样一个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小丫头,跟自己的娘和妻子撕破脸,他怕是只恨这小丫鬟行事不谨慎,害他在外人面前丢脸,巴不得早日除了这个碍事的小丫头吧。

  碧儿被杖杀,却也只在阖府里换来一句心照不宣的“也是可怜。”

  林芷萱因为碧儿的事情心里略有些闷闷的,忽又想起了前世在侯府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而自己也何尝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呢?杀伐决断,有的时候往往是被逼无奈,她怨不得母亲。

  夜里,林芷萱复又做了梦,梦回前世,那些纷繁复杂的惨事叫她痛得窒息。王夫人被林芷萱睡梦中的踢蹬呻吟声惊醒,知道是林芷萱梦魇了,急忙唤醒她,林芷萱已经是满头大汗,却只道了一声无妨,便转了个身说是睡了。可直到王夫人的呼吸再次变得绵长,林芷萱也不曾睡着,便那样静静地听着窗外半夜忽然下起的小雨,淅淅沥沥直到天明。

  如此几日,林芷萱头上的外伤是渐渐好了,只是精神越发不济,也恹恹的不喜进食。整个人都懒懒的,只跟王夫人要了些精致的锦缎裁着玩,后来又要了丝线做了几天针线。

  陈氏依王夫人的意思,将红纹送还给了刘夫人,又一并说:“我和太太都知道这定然不是大太太的意思,必定是大太太一时失察,让这起子贱蹄子钻了空子,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太太怕大太太生气,特意让我来安慰大太太,切莫被这些怀着龌龊心思的下作东西气坏了身子。只是也叮嘱大太太,不能一味心善宽厚待下,这手底下的东西万一有不识好歹的如这个一般,岂不是打了大太太的脸面。若是被外头那些不明事理的糊涂人听去了,岂不是以为是大太太的罪过?太太实在是为您感到委屈,只求您放宽了心。”

  这一席指桑骂槐的话说得刘夫人气得眼前发昏,却又不得不忍住怒气道:“那不要命的小贱蹄子,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