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因果(1/2)

加入书签

  魏明煦才想起了沐华裳,或许如太后所言,他们从小皇子公主在宫中一起长大,有几分情分可言,魏明煦思来想去,只有她能帮他了,哪怕让他见一面母亲,告诉他,他们到底该怎么办。小说し

  沐华裳想来也是觉着魏明煦奇货可居,提出将来要成为他的妃子,魏明煦应允。

  林芷萱忽然想起在金陵的时候,雪安楚楠与自己说过的闲话。

  在那数年之后,等魏明煦在沙场上立了战功,也终于到了该纳妃的年纪,他便理所应当地上书请求立沐华裳为妃。

  可是,回想当年,先皇废了那么大心力继位之后,对他的这几位兄弟如何的压抑打击,当时魏明煦才立了军功。皇上怎会在任他娶相府嫡女。

  不仅如此,为了羞辱于他,打压他,先皇即刻下旨将沐华裳纳妃。

  夺妻之恨!

  他却只能忍了。

  不然,还能如何呢?

  他当时才十六岁,对于当时有义亲王一党支持,如日中天的新君魏明泰,他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这么些年,他执意不娶,最要紧的,竟然是为了先皇。

  他要辱他,要将他这个当初最得太祖盛宠的嫡出皇子踩入脚下,所以他娶了沐华裳进宫,还要一个又一个的给魏明煦赐姬妾。

  无非是为了提醒他:你想的,朕若不想给,你便得不到。你不想要的,朕要给你,你也不能不要!

  既然如此,当时势单力薄的魏明煦便做出个伤心欲绝的样子给他来看,从此再不提娶王妃之事,以表哀痛,但是在先皇面前,却还要做出恭顺的样子来。

  沐华裳也算是帮了他,先皇继位近二十年来,起初受义亲王压制,算是个傀儡皇帝,后来一步步掌握大权,将义亲王压得至今毫无回天之力,他的一众兄弟,死的死,废的废,却只成全了魏明煦一人。

  他当初扶植魏明煦,是为了压制义亲王魏明善,可到了后来,魏明煦渐渐长大,他却老了,眼睁睁看着魏明煦做大到他无法撼动的地步,成了第二个魏明善,所以他才慌了,他没有办法了,以至于最后竟然做出血滴子暗杀之事来。

  其二,魏明煦不娶,也稳住了沐华裳,对于一个女子,没有什么比男子的痴情更能让她动心,所以沐华裳从来将魏明煦当做自己情深义重的良人,她恨着先皇横刀夺爱,却背地里指使沐泰初唯魏明煦马首是瞻,这些年,他们同样结成了盟友。

  直到皇上渐渐察觉,直到皇上开始由最初的享受,变成后来的痛恨自己妃子不贞,所以才逼迫魏明煦纳妃,以此破坏魏明煦和沐家的盟约。

  如此才有了自己。

  前尘往事,一下子在眼前穿成了线,林芷萱忽然心痛得窒息。

  她如今才明白了昨日太后对她的谆谆教诲,她只当,做个后宅妇人已是万般为难,所经所都是匪夷所思,却不知道在外头的男人们,比她们更难千百倍。

  万千风云从眸间划过,太后轻轻拍了拍林芷萱的手,道:“丫头,睡吧。明日,无论结果如何,咱们都能好好的活着,就足够了。”

  林芷萱应了,服侍着太后躺了下去。

  活着。

  这个在深宫里摸爬滚打了半辈子的老妇人,瞧过两朝兴衰,给她最大的忠告就是活着。

  是非成败转头空,再多的荣华富贵也不过是一时。

  她身居高位,最大的期盼,竟然是最卑微不过的“活着”二字罢了。

  其实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