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将年(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领着夏兰回了自己的院子,去看了一眼秋菊,秋菊吃了药已经好了许多,只是有些伤风,还不能好得那么快,林芷萱只让她安心养病。

  第二日,王府里的姬妾要来给林芷萱行大礼,孟泽桂却是真的病倒了。

  林芷萱倒是不曾想到第一个来的竟然是魏明煦的乳母冯嬷嬷,自从大婚那日,林芷萱也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见过她了,因着这些日子事忙,冯嬷嬷回禀林芷萱道:“那时京城出了天花,我也担心着我的几个儿子和孙子,就先回了家照看着他们也离了京城。如今暂且安定些了,才回府来想给娘娘请安,却不曾想娘娘竟然进宫去了,昨儿打算来,娘娘又身子不适,故而今天才早早来了。”

  林芷萱命人给冯嬷嬷赐座赐茶,毕竟自己与魏明煦大婚一事上,她着实帮了自己许多,又是长辈,自然该以礼相待。

  冯嬷嬷谢过了,才在凳子上坐了。与林芷萱提了一句,如今还有一件大事——快过年了。

  林芷萱喃喃了一句:“是快过年了。”

  过了年,她就及笄了。重生回这一世,也就快要一年了。

  冯嬷嬷道:“老身想着毕竟这是娘娘嫁进王府来的第一个年,不知道娘娘打算如何安排。”

  林芷萱还不曾答话,便听见外头传,说齐夫人两个来了。

  林芷萱吩咐了让二人先在后堂喝茶。

  只问了冯嬷嬷道:“我初来乍到,对于王府这样大节庆上的礼节还不很清楚,只是不知道往年怎么过的?”

  冯嬷嬷道:“王爷除夕夜里都是要进宫赴宴的,所以王府里的年也不过是几个交好的侧妃姬妾一起设个小宴,一同守岁。初一来给王爷行礼拜年,王爷也是十年有八年就让免了。我想着毕竟是娘娘进府的第一年,又这样得王爷宠爱,今年总归要不同些。”

  林芷萱起初听冯嬷嬷说着,心中却不是滋味,他曾经过得到底是些什么样的日子?

  竟然连过年都这样凑合,甚至都比不上自己当初在杭州热闹。

  只听了冯嬷嬷最后一句,林芷萱却微微挑眉,冯嬷嬷是魏明煦的乳母,也是宫中出来的老人,林芷萱原本只当她是个顶稳重的人,在自己大婚那一日也不曾有过任何疏漏,怎得今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如今正直国丧,又有天花肆虐,是因为魏明煦当了摄政王,自己又得魏明煦盛宠,所以来故意讨好自己吗?

  林芷萱脸色不太好看,夏兰传了一句,蔡侧妃过来了。

  蔡侧妃在林芷萱的扶持下,渐渐接过了家事,在侧妃之中仿佛已经取代了孟泽桂。好在她对林芷萱却素来恭谨持礼,却也不是十分的讨好,该什么时辰来,就什么时辰来,颇有些宠辱不惊的意味,林芷萱就是此时将她手里的一切都收回去,她也能一样乐得做回她的隐士。

  只是从前时常与她做伴的李侧妃如今因着蔡侧妃的身份地位,倒是与她也渐渐疏远了,有些独来独往,只每回来请安,都比蔡侧妃晚上那么一小会儿。

  即便是这份淡泊,也是谨守着规矩来的。

  怪道乌兰只想回蒙古。

  林芷萱正想着过年的事,便让冬梅先叫了蔡侧妃进来说话。

  也问起蔡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