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戒指(1/2)

加入书签

  林嘉宏感恩戴德得去了,夜深人静,阿如却漏夜过来了一趟,一则是再来问一遍送她回蒙古的事,又说在分捡周氏和她的小丫鬟的骨灰时,在周氏的骨灰里现了一个铜丝戒指,乌兰瞧了半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只是觉着有些奇怪,便让阿如送了过来。

  林芷萱瞧着那个被烧的黑的小铜戒指,秋菊却在一旁挑眉道:“周氏毕竟是个夫人,想是她身上的配饰吧。”

  阿如却摇了摇头道:“火葬之前,也是给她们换了衣裳的,身上什么都没有了。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林芷萱也点了点头,手指轻轻捏了捏那戒指,极软,软得都不像个戒指,林芷萱想起周夫人素日打扮得花里胡哨的,道:“周氏虽然只是个夫人,但是也不至于戴个铜戒指。且先留在我这里吧。”

  林芷萱让秋菊也好生收拾了,才对阿如道:“回去跟乌兰说,我这里都安排好了,初二由林家的小厮送她离府,外头不敢查,也不认识,到时候她便穿上林府小厮的衣裳跟着你出府就好了。衣裳我会让冬梅给你送去。”

  阿如得了令回了西暖。

  秋菊却有些担忧,这件事情秋菊自始至终是不知道的,林芷萱一直带的都是夏兰,如今乍听了也是担忧:“娘娘,您这是要做什么?”

  林芷萱却没有答话,只瞧着手里的这个小铜戒指,微微蹙起了眉头:这是什么?自己好像在哪儿见过。到底在哪儿呢?前世还是今生?林芷萱一时竟然想不起来了。

  乌兰走得无声无息,林芷萱没有去送。

  林嘉宏来跟林芷萱回话的时候却一脸落寞,说耀武胡同已经没了人,原本守园子的婆子和她媳妇儿都得了天花死了,春桃却趁乱逃了出去,如今已经无人知道她的下落和去向。

  林嘉宏心中说不出的滋味,虽然他知道,林芷萱虽然贵为王妃,却也没有让王府的人去接春桃这样一个大着肚子的丫鬟的道理,也是全了自己的声誉,否则闹出来,自己的官位怕是都保不住。

  只是,道理归道理,心中总归有些不得劲的地方。

  林芷萱安慰了林嘉宏两句,道:“国丧一过,我会跟娘提提让二哥哥纳妾的事的。你如今还年轻,还愁以后没有儿子吗?”

  林嘉宏垂头丧气地应了,这才离去。

  刘义已经过了林芷萱这边来,林芷萱将蔡侧妃拟的单子给刘义看过了,又问他的意思,只是这单子上的人事着实太多,叠起来也有厚厚的一打,只能等他回去细细查了再来回话。

  林芷萱瞧着刘义拟的新单子,到时眼尖得瞧见了往朝鲜世子李府送的东西如今已经少得可怜,被列在了可送可不送之列。

  林芷萱想起了最近李侧妃时常的魂不守舍,也不知道这李侧妃和这位朝鲜世子是个什么关系,便多问了一句。

  刘义道:“是当初王爷征战朝鲜,战胜之后,朝鲜送来世子作为质子,并一位公主入宫为妃,李侧妃是朝鲜相国之女,也被封为公主嫁给王爷为侧妃。因都来自朝鲜,所以李侧妃与这位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