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告发(1/2)

加入书签

  李瑶纹一边往梁致远的小书房走着,心里却越来越怕。

  李家投靠了魏明煦,为什么?

  他杀了她的靖义啊!虽然,他是个不健全的孩子,虽然,他被当做不祥当做孽障,可是那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是她的第一个孩子。

  他就这样被人杀了!

  梁致远才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那样忧心忡忡躲在书房将自己关了一整天,他说他要好好想想。

  想什么?有什么好想的!

  李瑶纹踹开了梁致远书房的门,让他给靖义报仇!

  她让他杀了魏明煦,她儿子办不成的事情,她来帮他办,她和梁致远来帮他办!

  她撺掇着梁致远将梁靖义的死讯和血滴子被全歼的消息报给了皇上,从杭州报到京城,用的是织造府与皇上传递密信的法子,能让皇上最快知道消息。

  可是如今,她来了京城,看见了儿子的尸体,她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还没来得及去与老夫人和李梓安去说那些报复的事,李家竟然已经归附了敬亲王。

  怎么会这样?

  怎么能这样!

  但是,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孟氏今天来对她说的话,梁致远既然已经效忠了皇帝,与皇帝说了梁靖义的事,可是李家竟然已经效忠了敬亲王。

  如今梁家进京住在了李家,梁家该如何自保,如何避嫌?

  梁致远要出卖李梓安、李淼生还有魏明煦!

  今天在外书房李梓安、李淼生跟魏明煦说了什么?!

  听孟氏的话,魏明煦早就知道了梁家的打算,所以魏明煦早有防备,可是李梓安和李淼生呢?

  明日,皇上召梁致远觐见,梁致远会拿什么当自己和梁家的保命符?

  李瑶纹想着推开了梁致远小书房的门,让人点起了灯烛,李瑶纹一眼就看见了梁致远书案上的那封奏折,她想也没想地冲了过去,打开了那封奏折。

  李瑶纹将梁致远明日御呈圣批的奏折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下去,身子渐渐地滑到在了地上,宝环几个扶都扶不住。

  宝环急坏了,终于忍不住,让小丫鬟去赶紧叫了梁致远回来。自己赶紧扶着李瑶纹坐在了书案后的扶手椅上。

  梁致远听了小丫头来报,说李瑶纹去了他的书房,也是吓了一大跳,梁靖知听闻母亲有恙,也要跟着过来看看,梁致远却变了脸色,厉声呵斥了他,只让他赶紧回自己房里去。

  梁靖知吓了一跳,却不敢忤逆父亲,只满心疑虑地回了秋爽斋。

  梁致远却大步流星地往小书房来了。

  他一把推开小书房的门,只瞧着李瑶纹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死死地握着他明日要御呈的奏折。梁致远瞪大了眼睛,上前一步刚要说什么,去先看见了宝环,几个丫头,呵斥了她们一句,让她们滚出去,又让宝环守着门,不许任何人进来!

  李瑶纹如今看见梁致远,终于恢复了力气,屋里丫鬟走尽了,她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上前抓住了梁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