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喜脉(1/2)

加入书签

  魏明煦瞧着孟建秋又诊了许久的脉,终于松了手,才问他:“究竟如何了?”

  孟建秋眼神飘忽不定,道:“能否换只手再请一遍王妃的脉。”

  魏明煦的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林芷萱闻言,又换了左手,让他请了第三遍脉,孟建秋的气息已经喘匀了,十分仔细地又诊了一遍脉,才慌忙起身,对魏明煦躬身作揖:“老臣医术不精,还请王爷将傅院判、曹院判来一同诊脉,或是再多请几位太医,一同商量脉象再做结论。”

  孟建秋如今已经升为太医院院使,却还这样谨慎,他实在是拿不定了主意。

  魏明煦对肃羽冷然道:“去请!把太医院当值的太医都请来!”

  “是!”肃羽应着去了。

  魏明煦才放下了林芷萱,对孟建秋道:“你跟我来。”

  魏明煦怕万一真有什么病,再吓着林芷萱,林芷萱却抓住了魏明煦的衣袖,道:“王爷,我自己的身子,我想知道实情。”

  魏明煦知道林芷萱是个玲珑心窍的,自己若不告诉她,她怕也不会心安,便回握住了她的手,道:“本王在这里,不会让你有事。孟太医,王妃身子如何,你且如实的说罢。”

  孟建秋给魏明煦和林芷萱行了一礼,道:“王爷,娘娘的身子并无大碍,只是这脉象,臣着实拿不准,只瞧着有五六分,像是……像是喜脉。”

  魏明煦和林芷萱都僵住了,就连这一屋子的人也都被那两个字镇住,不似寻常人家的惊喜,仿佛只剩下了惊。

  魏明煦的声音极冷,眸子盯着孟建秋:“你说什么?”

  孟建秋一下子跪了下去,道:“老臣也还不敢确诊,还有几位太医一同来诊过脉才好,况且娘娘的身孕的什么话?王爷,王爷怎么会怀疑娘娘?”

  林芷萱道:“即便是他不怀疑,这孩子毕竟是在西山的时候,那时候多乱啊,流言蜚语,如何就不能积毁销骨。”

  秋菊摇着头,道:“不!不会的,娘娘不要这般忧思,这是件好事,一定是件好事的。就是王爷不认这个孩子,秋菊和夏兰、冬梅,一定会帮着娘娘保住这个孩子。”

  林芷萱瞧着外头大雪纷纷扬扬,却朝着缩在墙角被吓得无措的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