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真章(1/2)

加入书签

  毕竟她隐居了二十余年了,只有义亲王魏明善还记得,当初那个女人是如何一朝废了自己这个太子,并太祖皇帝的嘉善皇后,并嘉善皇后的两个嫡子,一位公主,如今流落冷宫落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下场。

  多少皇子丧身她手,自己当初在太祖皇帝驾崩之时,逼着太皇太后自杀殉葬,她竟然还有滔天的手段,诱使先皇保她性命,甚至左家竟然又拿回了九门提督的位置。

  这其中不是可笑,而是可怕。

  王景生毕竟是外臣,魏应祥去年才进京,他们拿什么跟魏明煦争?

  不过是中了沐家的奸计,沐家想借他们的手搬到魏明煦,别说魏明煦,就连沐家魏应祥怕是都斗不过。

  魏应祥忽然觉着身心俱疲,或许是自己错了。

  当初他只想闲云野鹤做个隐士,保一族平安便罢,如今被太皇太后推倒这个风口浪尖的位置上来,反而被功名利禄蒙诱惑,开始贪得无厌起来。

  那些金光闪闪的王权皇位,那些贪欲大开的黄粱美梦,魏应祥朝着拿被尿湿的龙椅看了一眼,又转头看向若无其事的魏明煦,道:“此事牵涉官员众多,还是要与诸位大臣商议之后,再行决议吧。本王毕竟牵涉其中,也该避嫌,敬王爷素来替先皇理政,自然比我更有分寸些。”

  沐泰初瞧着自始至终王景生一言不发,甚至魏明煦的奏章中都不曾涉及,魏应祥又退缩了,他心中哪里能忍,只横了心,便是赔上儿子,他也要与魏明煦搏上一搏,便上前站了出来道:“此事倒也不难办,如今不正是有着敬亲王一例做表率,敬亲王之事有了决断,赵大人所奏之事,也就有迹可循,有例可比了。”

  王景生看了沐泰初一眼,心中有几番犹豫,沐泰初昨日与他商议,到了他该说话的时候了,但是,王景生此时心思也变了,不过一个孩子而已,如今的皇上不也只是一个无知稚子罢了。便是魏明煦生下孩子,到那个孩子能成事也还有少说十几年的功夫,到时候魏延显总归是比魏明煦的孩子大些的。

  况且,最末等的,林芷萱年幼有孕,身子又虚弱,就是不用他们逼迫,这个孩子生不生的下来还两说,即便是生了下来,男女尚且不定呢。

  何苦在这个时候得罪了魏明煦。

  王景生站住,不说话了,只目视前方,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沐泰初急了,他说完话后,王景生不接话,魏应祥也禁了声。又是一堂的默然。

  忽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僵局:“臣钦天监监正茅广迁有本要奏。”

  直将沐泰初状告魏明煦之事掀了过去,直打了沐泰初的连,沐泰初怒喝道:“你个六品小官谁许你在此叫嚣?”

  蔡永严道:“钦天监正掌管国之历法,观天象,推节气。道国运,看古今,除魔驱邪,为皇家排忧解难的学道之人。岂容沐阁老这般轻侮。”

  沐泰初才要出言反驳,只见茅广迁上前,捧着奏疏道:“沐阁老不必心急,老臣所奏,与沐阁老所言之事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