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对错(1/2)

加入书签

  秋菊先将林芷萱陪嫁庄子上的事和梁家的事与林芷萱说了,事无巨细,才道:“方才姑娘没醒,我原本想着就按他们说的支银子,可是又觉着他们要的银子数目着实比咱们在杭州多了好些,却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饱私囊,也怕现在京城的东西真的就是这么贵,所以想让娘娘问问刘管家,比对比对看看下面的人要的银子地不地道。”

  林芷萱唇听秋菊回了好半天的话,才含笑道:“你如今是越发的精细了。以后就是把你嫁了出去,我也得再招你回来给我当管事的嬷嬷。”

  秋菊听了这话才又想起方才外头冯嬷嬷和刘嬷嬷的事,心里不舒坦起来,可是方才夏兰的话,也是让她颇为犹豫,思忖再三,秋菊终究没有即刻与林芷萱说,只笑了两句,糊弄了过去。

  林芷萱瞧着神情古怪的秋菊,还有方才门外她跟夏兰的吵嚷声,心中已经起了疑,却没有多问,只想着刘义事多,不能让他总在外头候着,先解决了正事要紧。便先让秋菊叫了刘义进来,了解清楚了当前京城人畜种粮的行情,就让刘义先去忙王府的活计了。

  底下的管事和婆子所报亏损与如今京城的物价也还大致相仿,纵有些出入,倒还有限。毕竟经过这样一场大灾还能回来的,也多少有些能耐和威望,如今来的又是王府,自然不敢轻瞧了林芷萱,虽有些贪小便宜,却不敢讹林芷萱大头。

  林芷萱召见了底下庄子里的人,却隔着帘子,一一吩咐清楚各处的差事,他们都是京城的老人儿,在买什么种子种什么树上知道得比林芷萱这个闺阁小姐地道。林芷萱只又软硬皆施地训诫了一番,才让秋菊各自拨了银子。林芷萱虽然道出了土地实该用的银钱,却还是多给了些,算是恩赏他们,也勉励他们日后更加勤恳些。

  这一闹就是一头晌,等终于送走了林家的这些婆子管事,已经过了晌午用膳的时辰,夏兰急忙来劝着,说梁家的人,还是下午再见吧,先让他们在王府里吃饭。林芷萱方才听秋菊说的,也知道梁家的事更棘手些,自己一时也还没想好该如何处置,故而才先见了林家的人,梁家的事下午再仔细商议。

  林芷萱昨儿没睡好,如今也着实累了,连吃饭都没了胃口,也忘了问方才秋菊和夏兰争执之事。

  只问秋菊:“王爷什么时候回来?”

  秋菊道:“方才刘管家派人来传话了,王爷今日事多,晌午在宫里吃了,怕是要晚上才能回来。”

  林芷萱点头应了,道:“给梁家的人传饭,秋菊去陪着。我先睡一会儿,醒了再见他们。”

  秋菊应着去了。

  夏兰赶紧劝着:“娘娘多少吃点东西再睡,要不喝碗丹参乌鸡汤也行,多少垫垫。”

  林芷萱拧着眉头,道:“也好。”

  她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腹中的孩子想,不能委屈了孩子,便起来强撑着喝了半盏。

  夏兰央求着林芷萱再喝些,歆姐儿刚巧才吃完了饭,由冬梅陪着过来瞧林芷萱,也学着夏兰哄着林芷萱吃饭。

  林芷萱瞧着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