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不堪(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没有即刻出去,只说这身衣裳不好,让秋菊一人留下了,给自己换身舒服一点的。┡e小Δ说ん1xiaoshuo

  夏兰和冬梅应着,收拾了碗筷出去。

  林芷萱和秋菊进了寝殿,秋菊去给林芷萱找合身的衣裳,心里却知道是有话要问她的,可是昨夜魏明煦那一番,也是让夏兰得了意,想起那番与夏兰的争执,秋菊只觉得面上火辣辣的,仿佛从来最得主子心意的自己,如今竟然真的比不上夏兰了。秋菊心中有些不舒坦。可是抛开这些不提,秋菊自己也更加犹豫,不知道还要不要跟林芷萱说了。

  林芷萱歪在炕上,轻轻喝着一盏蜜水,对在那里翻箱倒柜的秋菊道:“好了,翻腾什么呢?难道还因着我方才一句玩笑话恼了不成?昨儿怎么回事,一直没顾得上问。”

  秋菊见林芷萱这样说,只犹犹豫豫地捧了一套衣裳出来,问林芷萱道:“姑娘说什么?姑娘瞧这身儿怎么样?是前儿王爷新命人做的,如今娘娘怀着身孕,衣裳一个月就得做一套新的,这身儿是贡缎做的,花色虽然素些,但是冬日里却比丝绸更软和熨帖,穿在身上很是柔和,中间没有一丁点棉花,都是蚕丝的,暖和又轻薄,一点都不压身。”

  林芷萱皱起了眉头,道:“昨儿你和夏兰吵什么呢?”

  秋菊将衣裳放下,若无其事道:“啊,这事儿啊,不过是我与她拌了两句嘴,也累得娘娘亲自过问,怎么?夏兰来跟娘娘告状了,娘娘要整治我了?”

  “你个鬼灵精。”林芷萱笑着点了秋菊的额头,才道,“我知道夏兰是为我好,王爷也是一样,只是这些事上我有分寸。我如今最宝贝的也是肚子里的孩子,若是我身子当真扛不住,不用你们来替我担忧,我自己也会先歇着了,只是如今着实不碍事,有些事,我还是该听听的。你照实说来。”

  秋菊见林芷萱这么说,也不好再瞒,只是斟酌了言辞,才道:“昨儿咱们院里的冯嬷嬷和刘嬷嬷说话没太呛人,我去打听了一下,竟然又传出了些更不堪的话来,如今王爷大赦天下的恩旨出来,也是保住了娘娘腹中的孩子。可是他们却说这孩子不是王爷的,而是而是”

  林芷萱瞧着秋菊气愤的模样,道:“说是谁的?”

  秋菊怒道:“说是肃大人的!因为当初王爷就是派肃大人去查明的真相,出来辟的谣。可是这样的琐事,只有王府的人才知道,那定然不是外面传进来的,而是王府里的人传出去的。我问了刘义,外头还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可是昨儿娘娘庄子上的人来,还有梁家的人也跟着来了,更别说旁的来来往往听闲话的,怕是不用多久就能传遍北京城。”

  林芷萱听了却是冷笑:“肃羽的?我倒还是还该谢谢他们,没传出来是刘义的。”

  秋菊听了直跺脚:“娘娘到这时候还说玩笑话!我只怕传到王爷耳朵里王爷也会起疑。当初娘娘为了王爷谣传得了天花的事也是当真与肃大人闭门谈过几次的,想是被人留心看了去。这样的事,我连王爷都不敢回。”

  林芷萱沉吟道:“我倒不担心王爷,这样的昏话他是不会信的。肃羽在他身边那么些年,已经是他的心腹了,他没有道理怀疑肃羽。我只是担心这番闹起来针对的不是我,还是王爷。”

  桌子上的西洋钟到了整点自己响了,林芷萱看了一眼时辰,才道:“扶我去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