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做寿(1/2)

加入书签

  魏明煦说得不错,林芷萱心中也隐隐觉着她的人才去,道真就走了,未免有些太巧了。

  可是,若说他淡泊名利,不想为王公贵戚所用,不想沾染豪门世族,林芷萱当时是突发奇想想去找他,林鹏海也不曾大张旗鼓地散出消息去,他如何就知道了?此人或许当真是个奇人高人也说不定。便是有万一之望,也不好不试。

  魏明煦这几日着实累着了,不过又与林芷萱琐琐碎碎地说了一会子话,就渐渐睡着了。

  次日,魏明煦依旧早朝,林芷萱叫来了李婧,问起了冯嬷嬷是否给她也曾验过身子云云,李婧不曾想林芷萱竟然会问这个,倒也有些红了脸,道:“是验过,才来王府的时候,她说这是王府的规矩。”

  林芷萱道:“她是怎么验的?你身子可有什么不适?”

  李婧红了脸,羞于启齿,虽然屋里只有林芷萱一个人在,李婧也不好意思说这个,只期期艾艾道:“就是那样验的,没什么不适。”

  林芷萱拧起了眉头:“她可曾拿什么东西刺过你?”

  李婧不知道林芷萱问这个做什么,只道:“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只疼了一下,我也说不好,这种事情我当时也闭着眼睛没敢看的。”

  就连李婧这样大大咧咧的性子说起这种事来都吞吞吐吐,难怪这么些年没有人疑过这个,只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林芷萱也还想不清楚,只又让秋菊叫来了孟建秋,问起了十几年前王府死的那两个姬妾的事。

  孟建秋那时还不曾遇着魏明煦这位明主,故而当时是不可能给这两个姬妾诊脉的。

  而且当时不过两个侍妾,虽然也是请了宫里的太医给诊的脉,却因着两人身份低微,太医院中并没有脉案留下。而且十几年过去了,那两个老太医也未必记得他们在这么些皇亲贵戚家里诊的两个侍妾。

  林芷萱只将赵夫人的婆子那日所述的情形与孟建秋问了:“……女子会否因为刺伤而不能生育?”

  孟建秋拧着眉头,道:“若有孕之后,利物刺伤,定然会引起小产,可是那两位夫人当时并未圆房想来不是这个缘故,据微臣所知,医书典籍上也并未有刺伤之后就不能生育的记载,况且两位夫人的症状依娘娘所述,也不像寻常刺伤,否则止血也该能止得住,怕就是什么隐疾病症。”

  林芷萱却不信,又让孟建秋给李婧诊了脉,孟建秋道:“从脉象上瞧不出李夫人有任何不妥。”

  林芷萱拧眉不语,孟建秋的医术,她自然不得不信,可是林芷萱也觉着验体这事定有蹊跷,林芷萱前世就是在宫里也不曾见过这样的事。

  的确秀女进宫是要各种查验身子的,可是在王府里这般总让人觉着隐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林芷萱又一时抓不住关窍。魏明煦与自己一下子就有了身孕,说明魏明煦的身子是极好的,那定然是这些侧妃姬妾的身子出了岔子。

  如今无法,林芷萱只得先让孟建秋回去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