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男女(1/2)

加入书签

  今儿闹腾了一日,又都是些达官显贵过来,也不能自专,不仅王夫人乏得很,林芷萱也很是疲累。

  夜里躺下,魏明煦的手轻轻放在林芷萱肚子上,感觉着里头的小人儿今夜格外的闹腾。

  林芷萱依偎着魏明煦,与他说着话:“见过左家姑娘了,很是恭谦有礼,性子沉稳,聪慧而不张扬,是个很好的姑娘,我瞧着不错。只是毕竟是左家的女儿,我怕大舅舅不答应。”

  如此一来,王景生成了左磊综的女婿,整整矮了一辈。

  魏明煦道:“王家大老太太不是在京城吗?若当真觉着左家的姑娘不错,不妨领去给大老太太瞧瞧。”

  林芷萱点头应着,道:“也好,王爷的意思,大舅舅怕是不会很推辞,况且也当真是个好姑娘,大老太太瞧了势必也会喜欢,大舅舅身边日后也有了知冷暖的人,这样很好。”

  林芷萱闷哼了一声,腹中的小人儿又踢了她一脚,林芷萱苦笑:“怎得今晚这么闹腾。”

  魏明煦含笑:“瞧着他这么能折腾,定然是个身子健壮的小世子。”

  林芷萱的心却揪了起来。

  想起今儿下午,与几家王妃和公主说起男女,温庄公主说从前有个古法叫腕脉悬针,能辩出女儿这辈子怀的孩子的男女。

  淑慧不信,非要试试,楚楠听着也有趣,谢家老夫人嫌楚楠嫁进门来快一年了还没有动静,最近正在遍寻古方给她调理身子备孕,算着年月说今年年底怀上,最容易是儿子。

  雪安性子最静,便有她来悬针,温庄公主说针一会儿自己荡起来,左右摇摆就是女儿,画圈就是儿子。

  淑慧起初说温庄公主的法子定然不准,不要楚楠这些没生过的试,她先来,给大家辟这个谣。

  淑慧便先试了,将针悬在腕脉上,果然不一会儿那针就在手腕上画起圈来,众人都是惊异,林芷萱瞧着也有趣。

  过了一会儿针停了,不一会儿又左右荡了起来。

  淑慧这才信了,哎呀哎呀地赞个不停。

  楚楠在一旁笑着道:“雪安别动,让我们瞧瞧公主下一胎要生什么。”

  淑慧红了脸,却也满怀期盼地瞧着,果然不一会儿停了,再动起来又开始画圈。

  满屋子笑着对淑慧公主道:“恭喜恭喜!”

  仿佛已经怀上了儿子一样,淑慧羞红了脸。

  楚楠还嚷着:“再看第四胎,哈哈,我倒要瞧瞧你能生几个。”

  雪安却已经收了针,道:“你当我是木头人,一直提着这针不能动,也累得我我手腕疼呢。”

  楚楠上前给她揉着手腕,道:“你歇一歇,也给我看看。”

  谢家老夫人却含笑提了一句,道:“不如先给靖王妃看看。”

  这一句话合了多少人的心意,在座的王妃公主们都怂恿着林芷萱试试,林芷萱不愿。

  这样的事,无论准不准,若是传了出去,都是一场风波,便只说:“我听过这法子,好像说已经怀了身孕的,测起来对孩子不好,还是免了吧。我瞧着你们就很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