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亲疏(给呱呱最安靜和氏璧加更)(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无奈道:“原本说是要去的,都换好了衣裳,结果九姐儿哭闹了起来,乳娘怎么哄都不行,必得我在一旁,所以才没去成,还望嫂嫂包涵。日后一定登门赔罪。”

  太皇太后喝着茶,含笑听着林芷萱三人说着话,太皇太后心中隐隐觉着,其实这个林芷萱竟然有些像她,待人接物都很随和,无论与谁说话都总是笑着。她的话并不多,毕竟言多必失,尤其她如今是魏明煦的王妃,知道太多朝廷里头的辛密之事,也有太多的人想从她口中打探到些消息,若是应王妃这样的,是万万不做不成这个摄政王妃的。

  至于这些旁的无论寻隙打听,还是应王妃心直口快的指责,林芷萱也都是圆润地含糊过去,她不想说的话,旁人一句也问不出来,有些话明明听了就知道是在敷衍,却又挑不出她的错来。

  在这儿瞧着,真是个好脾气的丫头。

  可是林芷萱去了靖王府,短短一年靖王府就没了三个侧妃一个侍妾也是真事,况且据说仅剩的那个侧妃如今听说也不活不长了。

  太皇太后自然不信林芷萱只有在她面前这温顺的一面。

  几人说着话,多是恭维太皇太后身子硬朗健壮,保养得好,德王妃给太皇太后送了几匹时兴的料子来,魏明穆管着内务府,这些御用的东西,或是蜀锦,或是苏绣,轻易旁人别说得不着,能瞧见的都少,特来讨太皇太后的欢心。

  又说给太皇太后做坎肩,又说夹袄更好看,太皇太后嫌颜色艳了些。林芷萱却道帮腔说哪有艳丽,是正好,太皇太后年轻硬朗,就该多穿些喜气点的花色。

  德王妃瞧了林芷萱一眼,太皇太后对魏明煦总是偏心的,上回因着大朝会相争的事,连带着看着魏明穆和德王妃不顺眼了好些日子,如今林芷萱设法劝着兄弟两人和好了些,太皇太后心里才舒坦了些。可对德王妃言语里总有几分不自觉的挑剔。

  林芷萱的帮腔让这一页翻过去,太皇太后也没有再多言,只含笑点头让柳溪收下了。

  德王妃对林芷萱有些感激地点了下头。

  几人说着话,也提及些家里的儿女,太皇太后问起了一句魏柘怀,应王妃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毕竟林芷萱在这里,应王妃只道:“已经好了。”

  当时瞧着厉害,却终究没有落下什么终生残疾。

  魏明煦是军旅之人,当时就是再生气,手底下多少还是有点分寸的。

  只因着这事儿,两家闹了那许多不愉快,在如今看来,还是难免尴尬。

  从前因着魏柘怀跟着魏明煦,太皇太后总是更心疼他些,如今回了应亲王府,不知怎得竟也渐渐淡了。

  林芷萱说不好太皇太后偶然问的这是一句,是当真担心魏柘怀,还是因着旁的。

  其余琐琐碎碎地说着话,不过多是哄着老人家开心罢了。

  几人正说着,外边的小太监跑进来传,皇上下朝了。

  太皇太后眉眼慈和,对柳溪道:“去让人预备着伺候皇上更衣,然后咱们就去景山看景儿去。”

  一盏茶的功夫,魏延显回了慈宁宫,过来先给太皇太后行了个礼,林芷萱三人也给魏延显见礼,只是并没有叩拜,毕竟是个小傀儡皇帝,德亲王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