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缘故(1/2)

加入书签

  秋菊下去瞧了,底下的东西都已经送上了山,一切都还妥当,这才放心快步上来伺候,怕林芷萱叫人,赶了好一会儿才瞧见夏兰竟然脚步缓慢地走在最后头,秋菊上前唤了她一声:“怎么了?丢东西了?失魂落魄的。”

  夏兰被吓了一跳,见识秋菊,也强打起精神来,道:“没有,只是许久没出门,懒怠了,爬个山怪累的。”

  秋菊闻言笑了笑,却并没有多言,只说:“快这些吧,眼瞧着到山着话,义亲王妃也说了两句什么,魏延亭笑了起来,只是隔着远些,人声嘈杂,林芷萱听不太清。

  魏延亭一会儿又辞了他们,径自去了林子里,他也带了两个侍从来,只是瞧着不像近卫的模样,很是书生气,倒有些像幕僚。

  林芷萱细细思忖着,魏延亭如今已经独木难支,沐家自己根本就无法与魏明煦和谢炳初任何一方抗衡,如此算来,就只能依附于其一。

  而上山途中,魏延亭讨好的事魏延显,魏延显既在魏明煦的阵营中是个如今尚不可弃的棋子,又是谢炳初一党的重中之重。无论日后依附哪一方,讨好魏延显都是错不了的。

  魏延亭将姿态放得很低,与当初甚至会气怒以箭投射自己的鲁莽少年相比,已经大有长进,不仅是魏延亭,就连魏延显这个小皇帝,也在飞快地成长着。

  魏明煦在那边与几个王爷在凉亭里或坐或站,喝着茶说话,已经在预备午宴了。肃羽却忽然过来在魏明煦耳边耳语了两句,那边远远地瞧见林芷萱惊惶离席,说去翠远斋更衣半日都没有出来。

  魏明煦眉头微不可查地一皱,点头让肃羽去了,他不多时也借更衣之故抽身而去,终究有些担心,她是累着了,还是身子不舒坦了。

  翠远斋是给今日山上女客偃息之处,魏明煦也不好直接进去,却正瞧见夏兰在,便问了两句:“王妃怎么了?”

  夏兰见魏明煦过来,吓了一跳,赶紧小声道:“娘娘有些惊奶,过来换衣裳。”

  夏兰垂首说着,自己面颊也有些羞红。

  魏明煦这才放心,刚要回去,却正瞧见林芷萱出来,魏明煦又顿住了步子,道:“可累了?瞧这样子,你晌午怕是睡不成了。”

  林芷萱不曾想魏明煦竟然会过来,只含笑道:“不碍事,还应付得来。”

  魏明煦点了点头:“那就好。”

  忽而又想到什么:“若是身子不舒坦,也不必硬撑着,只管与娘说。你若是不想惊动人,就自去歇息,派个人过来跟我知会一声就行了,我来与娘说。”

  林芷萱笑他将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