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大鹅(1/2)

加入书签

  左夫人脚步微顿,这才渐渐慢了下来,他们家跟谢家毕竟是冤家对头,分属两派,自己从前跟谢夫人也并没有什么交情,左夫人方才喝酒之前还诧异,谢夫人从前那么冷傲的一个人,怎得今儿对她这样热情。

  可是当时谢夫人言语中都是与玉哥儿和豪哥儿相关之事,正是她当时心中最急怒的事情,谢夫人又很是顺着她的意思说,那些挑拨的言辞,简直比她自己肺腑里挖出来的还贴切,又喝了酒,她一时只被她言语蛊惑,倒是忘了想这言语背后的人是个什么目的。

  左夫人思绪有些乱,她一时竟然想不透谢夫人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甚至至今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左夫人反过来上前扶住了林芷萱的手,问林芷萱:“我方才喝多了酒,是不是有些糊涂失礼之处,还请王妃教教我,我如今实在是有些晕乎。”

  她倒是不将自己当成外人。

  林芷萱既然唤了她出来,若是她了悟不了,也是白费了自己一番力气,便耐着性子与她多说了两句。

  这边正说着话,二人渐渐远了偃息室,往北下了坡,也是往牡丹园的方向走。

  牡丹园离着金桂园不远,如今丹桂飘香,风中金桂的香气扑面而来,十分的清甜,沁人心脾。

  金桂园里树影丛丛,只是这金桂不是种在地上,而都是种在斗大的缸盆里头的,数十年上百年的都有,丹桂花蕊细小,从远处几不可见,但香气却随风倾泻十里不止。

  夏兰在这儿见着了肃羽,夏兰是吃完了晌饭,收拾碗筷送下山的时候,与肃羽迎面遇上,肃羽避无可避。两人便移步丹桂园里说了两句话。

  夏兰只上前,谢了肃羽在自己受伤之后送的那些名贵的药,又说她如今已经恢复如常。

  肃羽心中有些慌乱,这事儿若是被王爷知道可不好。肃羽对夏兰客气地拱了拱手,道:“也是为了答谢姑娘当初襄助之义,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还请姑娘日后不要再提。”

  夏兰第一次见肃羽对她这般尊重和疏远,有些手足无措。

  夏兰从前就是再愚钝,见他那般对自己,也隐约能猜出些他的心意,也曾经多少个夜里辗转反侧,成日里瞧着林芷萱和魏明煦如此这般,原本因着在杭州遭受了那许多苦楚,想着终生不嫁的她也渐渐多了些期盼,可夏兰终究没有过多的妄想,只要林芷萱能给她随便指个人,她定然相信林芷萱的眼光。

  直到三番两次地遇见肃羽,他眉目俊秀,又给自己送药膏,身上有魏明煦的刚毅,夏兰也隐隐见着几分魏明煦对林芷萱的那般体贴。如此下来,也由不得夏兰不东西,想着自己入得京来,若是当真能跟肃羽成了也是一番造化。

  只是夏兰从来性子恬淡些,言语上也不很灵巧,不是个轻浮的人,所以也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却又怕自己太疏远,而寒了肃羽的心,所以今儿才鼓起勇气,想跟他当面道一声谢。

  却不想肃羽如今又这样,明明是没有那个意思,从前仿佛都是自己痴心妄想了,让夏兰隐隐有些羞愤。

  夏兰对肃羽微微屈膝,全了礼节,道:“夏兰谢过肃大人了,王妃还在等着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