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殁了(1/2)

加入书签

  竟然这样不安分吗?连一天都等不下去。

  林芷萱道:“那就与他说,王爷要见他,传他进锡晋斋候着。”

  那媳妇领了命令,自顾赶紧出去传话了。

  林芷萱让乳娘将九姐儿抱过正殿来。

  秋菊却劝林芷萱道:“眼看着到了晌午用膳的时辰,娘娘何苦现在见他,为了那么个不懂规矩的人耽搁用膳。”

  林芷萱瞅着这一点子功夫又拿起了针线,成日里这么些琐事缠身,也不知道太皇太后寿辰的时候能不能将这衣裳绣完,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秋菊道:“谁说我要即刻见他的?”

  说着招了秋菊过来,与她耳语了两句,秋菊点头应着。林芷萱才继续做起了刺绣,一面让秋菊预备着传膳,她晨起吃得不多,已经饿了。

  张小天听闻里头传召,也是诧异,可还是跟着婆子进来了,林芷萱在里间先喂了九姐儿,天有些凉,怕是昨儿回去的时候吹了点子风,九姐儿鼻子囔囔的,林芷萱又让请了太医过来瞧,诊了一番脉,太医只给开了一点子药,孩子毕竟还太小了些,怕这药喂不进去还伤胃。

  就让乳娘喝了药喂着九姐儿,又说母乳最好,让林芷萱也劳累,喂九姐儿几天。

  九姐儿不舒坦,总是哼唧着哭,林芷萱好容易才哄着九姐儿睡了,秋菊这才拾掇上饭菜来,吩咐人伺候着林芷萱在炕桌上用膳。她则听着林芷萱的吩咐,出去瞅着张小天。

  秋雨之后,最是冷的时候,张小天在院子里候着,院子里的两棵大槐树枝丫茂密,如今虽然秋叶簌簌而落,可是树叶上的雨珠被风吹着落下来,也砸了他一身一脸,更是冻得人不禁战栗。

  等了大半天,张小天这才察觉出不对,虽然在王府里他不十分敢造次,如今却也忍不住猫着身子往屋檐下走,正走到西配殿廊下避风雨,秋菊却出来了,道:“去去去,这里哪是你能站的地方,可知道这儿住的是什么人?”

  张小天抱胸弓着腰,对秋菊道:“这位姐姐,你先借我躲躲,这儿实在冷得很,王爷不是要召见我吗?怎么让我等这么久?”

  秋菊道:“王爷在里头用膳呢,你自然要等等。”

  张小天却道:“姐姐你别骗我,外头的管家说了,王爷上朝呢,还没有下朝回府。”

  秋菊闻言冷笑,道:“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吵着见王爷?”

  张小天哑口无言,他只是想寻隙出府去。

  秋菊见他不答,继续道:“你如果当真要面见王爷以呈报冤屈,就好生候着,你不愿在暖和屋子里候着,就在这儿院子里慢慢等着,等王爷什么时候下了朝得了闲再来审你。”

  “我……”张小天张了张嘴,却再说不出旁的言语。

  秋菊瞧了他好一会儿,倒是盼着他能说点什么,可是这人笨嘴拙舌的,也实在说不出什么囫囵话来。

  秋菊这才仿佛找人吵架却遇上哑巴,败兴而归,只道:“那你是想继续在这儿等着,还是回外院等着?”

  张小天萎靡,道:“那我还是先去外院等着王爷传召吧。”

  说着,秋菊找了个媳妇引了他出去。

  秋菊这才进来,林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