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般配(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应着,道:“等我得了空,也会经常进宫去看娘的。王爷手底下医士多些,我也留心着有什么偏方巧宗宫里不轻易有的,去说给娘听,调理调理身子。”

  魏明煦听了心里安暖,却只说了一个“好”字。

  秋日夜风萧瑟,却吹不进这一室的软玉金香,林芷萱拖着疲惫,枕着魏明煦的手臂,呼吸渐渐安然。

  一世匆匆,如同梦一场。

  有他伴在身边,才不过短短一年,林芷萱几乎已经快忘了前世几十年的凄风苦雨。

  手下意识地揽了揽怀中的九姐儿,她的九如天宝,还有身侧她的春闺梦里人。

  次日魏明煦起了大早,却没有吵醒林芷萱,昨夜九姐儿哭了三回,让乳娘抱去喂奶,九姐儿就只是哭闹不肯跟,只跟着林芷萱,林芷萱没有法子,只得一遍遍起来哄着,总也睡不安顿,直到天快亮了,才睡好些。

  魏明煦轻轻地起来,瞧着躺在自己身侧睡得沉沉的妻儿,唇角也是止不住的笑意。

  魏明煦轻轻拂了拂林芷萱额间的碎发,林芷萱怕痒地皱了下鼻子,与九姐儿一般无二,十分的俏皮可爱。

  魏明煦有些忍不住想赖床,等林芷萱醒来与她亲昵一会儿再走,可是无奈外头事多,他记着今儿打算晨起抽空去见见张小天,也审问一番。

  如此想着,魏明煦已经下了床,招了丫鬟来伺候洗漱,心中却因此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张小天有些隐隐的怒气。

  林芷萱昨儿就吩咐了琉璃给魏明煦将秋日的披风拿出来,今儿系上,魏明煦没太在意这个,只出了锡晋斋,天还没有亮,只这边屋里魏明煦起得早,冬梅几个小丫鬟也跟着早早起了。

  秋菊昨夜里去帮着给蔡氏下隔扇,把秋芳水榭的风门、帘架、横批、余塞以及外侧的隔扇都拆掉,屋里还要摆上灵床,挂幔帐,只累了再那歇歇,故而一夜都没有回来。

  夏兰还在病着,林芷萱屋里自然就是冬梅最大,冬梅只得赶紧起来伺候着,还睡眼惺忪地问着魏明煦:“王爷要在哪儿用早膳?”

  魏明煦愣了一下,道:“摆在外书房吧。”

  冬梅躬身应着,却因着睡得含糊,半晌才反应过来,魏明煦竟然会让人将饭摆在外书房,这是打算一边审张小天,一边吃饭吗?

  冬梅没有想那许多,魏明煦起来得这么早,估计小厨房都没有预备,冬梅赶紧指了一个婆子去了厨房传话,又吩咐了屋里的丫鬟婆子动作轻些,别扰了林芷萱安睡。

  次日等林芷萱起了,虽然还不到魏明煦平日上朝的时辰,可是魏明煦也已经不在了,问过了冬梅,林芷萱只点了下头,便起来洗漱更衣,九姐儿还在床上睡着,一屋子的人都轻手轻脚的。

  等林芷萱用早膳的时候,九姐儿才醒了。

  乳娘抱去喂奶,秋菊也约么着林芷萱起了床,过来与林芷萱回禀蔡氏丧仪都预备好了,只是衣裳和棺椁还没有回来,等今日过来就能入殓报丧。

  又一一说了香炉、花筒、蜡扦、闷灯等等一众用具各使了多少,又说:“趁着这次用这些东西,去翻找的时候,我瞧着有许多这种经年不用的器具库里都跟账上对不上了。”

  林芷萱喝完了粥,冬梅捧了铜盆来给林芷萱净了手,又喝了茶,漱了口:“你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