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问源(1/2)

加入书签

  如此一锤定音,魏明煦劝了林芷萱一番,只让柳溪留下了,柳溪也躬身对林芷萱行了礼,脸上带着笑,道:“娘娘聪慧,太皇太后原本也是很放心娘娘的,只是怕京中有些关窍娘娘找不着个知道的人问问,才指了我过来。想来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回去伺候太皇太后了。”

  话说到这一步,林芷萱再辞就不好看了,只得应了。

  魏明煦与林芷萱说着,就让柳溪住在福厅东侧的梧桐院,林芷萱若是有什么事,只管来问她。

  林芷萱点头应了,难不成魏明煦大老远地领自己到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来只是为了来见柳溪的?

  况且梧桐院在后花园的东北角上,会不会太冷僻了些,毕竟是太皇太后送来的人,虽然只是个嬷嬷,可是身份地位总归是不一样,林芷萱说前头的院子也好些空着,不如找个暖和的地方住。

  柳溪却摇了头道:“我从前在靖王府也住过些时日,当时就一直是住在梧桐院的,如今见着亲切,还请王妃开恩,让奴才再去住些时日吧。”

  林芷萱一听柳溪这样说,怕这其中是有缘故的,再瞧魏明煦也是许了的,林芷萱就没有再多说,只让人安排着柳溪先过去收拾好东西歇歇。柳溪是今儿一大清早才从宫里出来的,也因着宫女不能随便出宫,柳溪也是得了太皇太后的恩旨,却也不好太过抛头露面,住在梧桐院人少些,也还不错。

  柳溪应着去了,魏明煦才对林芷萱道:“这儿从前是我与门客幕僚商议政事的地方。只是后来后花园里住上了侧妃姬妾,外书房就挪到前院去了,这儿渐渐荒废,只柘怀夏日里喜欢在这儿住上几日,作画吟诗。”

  如今为这话不在了,这屋里也就只剩下一个洒扫的小丫鬟看着,故而今日见着魏明煦和林芷萱过来,那小丫鬟也是有些手忙脚乱,翻找了好一会儿才找着魏明煦素日里爱喝的茶。

  魏明煦却只摆了摆手,让她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林芷萱和魏明煦两个人,林芷萱静静地喝着茶,魏明煦招她过来瞧折子,是参廖家的折子。

  怕是这几日朝堂上才议的,怎得就摆在了这边的桌上,魏明煦打算从新启用福厅了吗?

  魏明煦扶着林芷萱在书桌后头的椅子上坐了,让林芷萱慢慢地看,一边径自对林芷萱道:“廖家这些年虽然进银子多,可是出银子也不少,府中其实并没有多少家私。受贿进来的银子大多被他转手买了人情,故而廖家在朝中的人脉势力铺的很大。

  如今廖家和王家互咬,大有不死不休之势,若想将两家都保下来,怕是不容易。”

  林芷萱已经看完了那奏疏,是李梓安的折子。

  林芷萱拧眉思忖了片刻,反倒对李家这封奏疏有些怀疑。

  毕竟前世自己也才派人查过廖家的底,廖家的家底是很殷实的,怎得在李梓安笔下,就变成了这样一个空壳子。

  林芷萱问道:“那王爷打算保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