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出门(1/2)

加入书签

  若说是林家从前的旧人,林芷萱又着实找不出这样一个人来,便只能轻轻推着他,含混道:“哪里有人教我,不过是从小多读了些书罢了。”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再加上林芷萱天资聪慧,能以史为鉴,也可说得过去。

  只是魏明煦从前只听说林芷萱小的时候性子极是安静,喜做刺绣,却不曾想她竟然还偷偷地读过许多书。

  可是只瞧着她如今在王府里,才有孕的时候特特让李婧一个人去给她念书听,也多少觉着她的话或许没错。

  魏明煦略略起身,松开了林芷萱,林芷萱赶紧起身,整了整衣衫,面色有些红润,开口问道:“王爷今儿打算做什么?”

  魏明煦也不知道,只说:“没什么事情可做,原本就是为了歇歇,如今闲着也无趣,要不还是继续在这儿看折子吧。你陪着我,看看书,或是做做刺绣。”

  林芷萱瞧着这个无趣的人,成日里看奏折,也没有个厌烦的时候。便叹了一口气道:“我正想着去庄亲王府看看永安郡主,听说那个道真这些日子在养信鸽儿,我觉着有趣,一直想去讨个巧儿,或许王爷以后也能用得着,只是一直忙着府里的事没倒出空闲来。王爷若是今日无事,不妨跟我去瞧瞧。”

  魏明煦略略思忖了片刻,点了头道:“也好。”

  林芷萱只是觉着一时有趣想走个亲戚,可魏明煦却思忖着,今日他闭门谢客,却独独去了庄亲王处,怕是要给魏应祥惹不少烦恼。

  不过魏明煦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事,自己与庄亲王在外人面前表现得越亲密,也越有助于他势力的扩充。况且魏应祥那样洒脱的性子,对于他这种亲近也并不反感,还是颇为中正的。

  魏明煦收拾了桌子上的奏折,去了西次间,将这些奏折都放在了一个匣子里,锁了起来。这才一边对林芷萱道:“你要小心些锡晋斋里的人,王府里还是有透风的地方的。”

  林芷萱略一诧异,所以魏明煦才领着她到这儿来吗?

  林芷萱点头应了,说她会让秋菊留意好生查查。

  魏明煦点了头,与林芷萱离了福厅往外走。

  秋日里瞧着,这偌大的王府,就住了这么几个人,当真是荒凉些。林芷萱瞧了一眼梧桐院,正想着柳嬷嬷的事,忍不住问了一句:“柳嬷嬷什么时候来靖王府住过?”

  魏明煦略一犹豫,才跟林芷萱去抬步去了花坡,站在无人处,低声道:“当初义亲王逼娘自尽,娘不肯,后来义亲王也多次在娘的饭食中下毒,柳嬷嬷替娘担了一次。

  原本在宫中只能等死,却被娘想了法子送了出来,放在我府上寻了人来救治。当时怕她不行了,也叫了她的儿子女儿去梧桐院陪了些时日。可也是她命大,又吃的不多,勉强救了过来。”

  林芷萱听了也是觉得心惊胆战,又想她如今非要住在梧桐院,也多有挂念子女之意思,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