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出家(1/2)

加入书签

  王佩珍原本是担心,跟林芷萱玩笑着说说,想要旁敲侧击地劝劝魏明煦。可是如今听着林芷萱说这话的语气倒是有几分别有深意。

  王佩珍底下都有四个儿女了,如何听不出林芷萱语气中的异样,只瞧了瞧林芷萱,又瞧了瞧只是笑了一声便没有言语的魏明煦。心下了然,这小两口怕是起了龃龉。

  王佩珍有些忍俊不禁。

  庄亲王却对林芷萱的言语十分的赞赏,大赞了一番林芷萱贤惠,才对王佩珍道:“你瞧瞧弟妹,年纪虽然小,却这般的知进退识大体,爷们儿们喝个酒,你不去做两个好菜招待着,却成日里推三阻四的,也不怕人笑话。”

  王佩珍道:“我怕谁笑话,一个是跟你上过战场的弟弟,一个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外甥女,笑话我什么?也就瞧着是咱们至亲至近的,我才劝两句,要是跟旁人,你可劲儿喝去,我还去亲自给你斟酒呢。”

  林芷萱闻言也是忍不住想起从前,姨妈和姨夫在杭州的时候就好这样斗嘴,姨妈是为了姨夫好,姨夫也知道,只是嫌烦,就怼回去两句,小吵怡情。

  林芷萱从前只觉着王佩珍和魏应祥这样的夫妻,总归比自己自己爹娘那般相敬如宾有趣些,夫妻感情也深厚些。所以姨妈和姨夫的几个儿女从小就活泛得很,在他们那一群从小一起玩到大的玩伴里头,也更脱颖而出些。

  林芷萱劝了两句,道:“成日里忙着朝政,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他们兄弟两个聚到一起了,不过是小酌几杯而已,姨夫向来是最有分寸的,才不会喝坏了身子自己难受。姨妈就不要再唠叨了。”

  林芷萱是软刀子杀人,倒是说的魏应祥不好再放肆了。

  便只跟魏明煦前头进去了。

  王佩珍揽着林芷萱,含笑跟她点了点头,在她耳边低声道:“还是你这丫头厉害。”

  林芷萱笑笑没有再说话,只一同进了正堂,先落了座,奉了茶。

  魏应祥问起来魏明煦今日过来可是有什么难处。

  怕魏明煦是因着这几日新政的事过来的,魏应祥实则心中还是有几分担心的,若非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他还是不太想掺和的。

  可魏明煦却只道:“她听说你们家安姐儿在养鸽子,十分的有趣,闹着我陪着她来瞧瞧。”

  言语间很是宠溺。

  王佩珍又瞧了林芷萱一眼,却发现林芷萱仿佛并不领情的样子。

  魏应祥听了也颇为诧异,瞧着那小两口,也是终于放了心,跟着指着魏明煦道:“你这小子也是个江山美人儿两不误的。”

  惹得哄堂大笑,几人正说着话魏秦岱和魏雪安过来了,来给魏明煦和林芷萱请安。

  庄亲王世子魏瑜岱和三子魏友岱今儿都约着三五好友趁着秋高气爽去香山瞧枫叶去了。

  原本也邀了魏秦岱一同去,可是魏秦岱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娶冷家的姑娘,自然对这些京城的世子宗亲都没有兴致,只在府里陪着魏雪安跟着道真学养鸽子。

  魏明煦让不必多礼,又问了魏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