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打牌(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神色有些不愉,原本是有事要跟王夫人叮嘱,可是沐大太太显然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地姿态摆在这里。

  林芷萱只含糊地应了一句,这是林家的事,要有林鹏海点头,若是林鹏海点头了,她这个做女儿的自然不会再驳回。

  实则也是缓兵之计。

  沐大太太自然也知道林鹏海最终也不过是听林芷萱的罢了。可是又一想,怕也是自己此番来得太急,林芷萱还想再喝魏明煦商议商议也是有的,便没有再继续逼得太急。

  林芷萱晌午并没有留沐大太太用午膳,只派人好生送了出去,林芷萱和王夫人一桌用午膳,林芷萱忍不住埋怨了王夫人两句:“您好好的带她来做什么?”

  王夫人有些为难,道:“这不是恰巧遇到了么,你也没提前派个人说说你今儿要我过来,前几日沐太太就约了几家的夫人到府里打牌。”

  林芷萱诧异:“您何时学会打牌了?”

  王夫人羞涩笑着道:“也是沐太太教我的,我从前只当是很难,学不会,可是如今瞧着倒也简单得很。”

  林芷萱听了王夫人这话,心中也是喟叹,多半是沐大太太招了人来哄着王夫人玩的,不过是一起玩了几回牌,再都让着王夫人哄着她赢钱,便到了如今姐妹相称的份上了。

  林芷萱想警醒王夫人两句,可瞧着王夫人乐在其中悠然自得,又不好泼她的冷水,毕竟王夫人在杭州那么些年,因着林鹏海官职不高,王夫人也处处做低伏小,不被人待见。

  如今既然自己和魏明煦将她接进了京城,就是为了让她享福的,若是连这么点子乐趣都剥夺了,那在这京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又何其无趣。

  便也没有再多说,只随了她去了。

  林芷萱只给秋菊使了个眼色,让秋菊多去叮嘱绿鹂两句,免得王夫人吃亏。

  林芷萱与王夫人用了午膳,做的是杭州的菜色,厨子都是魏明煦特命人从杭州请来的。只是林芷萱从前吃惯了京城的菜,又怕与魏明煦一桌吃饭,杭州的菜色偏酸甜,魏明煦会吃不惯,故而不常用这个杭州的厨子。

  今儿王夫人过来,林芷萱才特地吩咐了。

  王夫人吃过了午膳,却对林芷萱道:“这个厨子不好,不如咱家素日里的厨子做菜地道,若是你吃不惯,我让她过王府来伺候你。”

  王夫人竟然会说靖王府的菜色不好,也可见林府如今已经显赫富足显赫到什么地步了。

  林芷萱摇了摇头,道:“王爷不太爱吃南方的菜色,我也觉着京里的菜吃着顺口些,只偶尔想了才让厨子做一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

  我今儿请娘过来,一则是因着好几日不见,也着实想您了,二则也是王爷的吩咐,让爹这几日可以整理着折子上奏了。”

  王夫人听林芷萱说起正事,也是端正了神色,道:“哎,我知道了,今日回去就与你爹说。”

  王夫人又有些担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