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文题(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自然知道,便先让魏明煦去坐了多少吃点东西,又吩咐了立在一旁的夏兰道:“你去与肃羽说一声,明早拦住父亲,暂且先别提工部的事了。”

  夏兰一愣,继而赶紧应着去了。

  外头夜色很凉,草儿给夏兰披了一件披风。花儿在前头给夏兰提着灯笼。

  毕竟是这样机密的事,夏兰虽然并不想去,但是却又不能假手于人,只能亲自去跑这一趟。

  肃羽在外头有宅子,只是家中无人,魏明煦又离不开他,王府里常有急事传召,故而肃羽平日里也不多回自己宅子,而是住在王府趣园的厢房里头,再次经过这里,夏兰瞧着趣园外长长的紫藤花架,竟然有些恍惚。

  只低了头,加快了脚下的步子,仿佛是因着畏惧寒风一般。

  夏兰上前去敲了敲肃羽的门。

  肃羽也还没有睡,魏明煦在锡晋斋吃饭,肃羽也才随着他忙完,让小厨房下了碗面,才吃了一半。

  开门见着夏兰,肃羽说不出的惊喜,一时竟然狂喜得愣住了,有些木讷和不知所措。

  夏兰瞧着肃羽这番模样,面颊有些红,只对他道:“娘娘有些事情吩咐我过来与你交代。”

  肃羽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要请夏兰进屋坐坐暖和暖和。

  夏兰却辞而不受,毕竟半夜三更的,她怎能进肃羽的屋子。只道:“不过是一句话而已,我说完了就走。”

  肃羽却道:“更深天凉,娘娘竟然让你亲自过来,那定然不是小事,总不能站在门口说,毕竟隔墙有耳。况且有她们两个在门口守着,你不过进来与我说两句话,喝杯热茶暖暖再回去。没什么大碍。况且我,我也有两句话想跟你说。”

  肃羽的话到最后低如蚊蝇,只夏兰一人隐约能听见而已。可夏兰却越发的娇羞不知所措,只觉着如今这个场面十分的尴尬,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夏兰想拒绝,可是肃羽说的又着实在理,毕竟是林芷萱吩咐的事情,她总要小心传到了。

  夏兰犹豫再三,才下定决心只与他传完话就走,才不听他说什么。

  便对花儿草儿吩咐道:“你们在这儿等我片刻,我马上就出来与你们回去,你们也小心看着,别让人听了墙角去。”

  花儿草儿点头应着。

  肃羽也赶紧得对她们点了点头,又从怀里取出了些零散的铜钱给花儿草儿,算是谢过。

  夏兰见状却是大囧,连忙拦住了肃羽,惊叫道:“你这是做什么?!”

  仿佛收买花儿草儿给他俩瞧着人,仿佛他们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肃羽瞧着夏兰惊慌的模样,却忍俊不禁,她当真单纯的很爱,便温声道:“我只请你进来喝杯茶暖暖,却连带着她们两个在外头受冻,心中过意不去,所以给她们些散碎铜板一会儿回去买斤酒喝暖暖身子。”

  草儿自然是知道其中缘故的,早已经促狭地笑了起来,从肃羽的手中接过了铜钱,一边打趣夏兰道:“姐姐也真是的,自己能喝上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