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拒绝(1/2)

加入书签

  次日林芷萱竟醒得比魏明煦更早,林芷萱从来是个有心事就睡不沉的。倒是魏明煦,无论大事小情如何的压过来,饭不少吃,觉不少睡的。

  也是他心宽,才能保重好身子,应对得了这诸多繁重琐事。林芷萱瞧了一眼炕桌上的西洋钟,才轻轻推了推魏明煦,魏明煦挣开惺忪睡眼,瞧着他的小人儿娇羞的容颜,又忍不住想起昨夜,两人在床笫之间又耳鬓厮磨了小半晌,才依依不舍地起床洗漱更衣。

  林芷萱与魏明煦用过早膳,送了魏明煦去上朝,便将今日的晨起请安给免了,让秋菊将自己素日里收起来的筝取了出来。

  秋菊诧异,道:“这几日事多,娘娘怎得忽而又有了闲情雅致要弹琴了。”

  林芷萱上前调了调弦,含笑道:“越是到了这样的多事之秋,越要稳下来,着急是最没有用的。”

  琴音悦耳,虽不是多好的筝,但却难得是自己幼时初学时王夫人请了杭州最好的琴匠亲手取材打磨而成的,林芷萱用起来最是顺手。

  虽则好些年都没有弹过了,可是如今信守拨弄着琴弦,琴音入耳琤琤琮琮,真是难得的让人心安。

  只是琴谱怕是一时半会儿找不着了。

  夏兰昨儿夜里没睡好,翻来覆去的,今儿面色有些憔悴,头晌跟冬梅说了不过来伺候了,让冬梅替着,冬梅瞧着林芷萱拨弄琴弦很是喜欢,道:“娘娘以前不是爱听戏么,不如咱们也在府里养一班小戏,闲来无事,或是烦闷的时候取乐多好。”

  林芷萱却摇头道:“你还嫌王府里不够乱啊,再招那么些说书唱戏的养在府里,人怪杂的,成日里没事净传闲话了。哪里是我爱看戏,明明是你这个小丫头,如今日子好了,竟然也学会撺掇着我给你养戏子了。”

  冬梅听着林芷萱的打趣红了脸,赌气不理林芷萱,好半晌才又想出个主意来,道:“那不从外头找,咱们府里的小丫鬟也有几个嗓子好的,花儿和草儿从前在家里的时候都跟着学过点腔调呢,那不妨请个师傅,咱们自己在院子里调嗓子好的教着,等教好了咱们也能听曲儿了,还不用请外头的人。”

  林芷萱听了诧异,招了花儿草儿来问,会唱什么。

  花儿眸子里闪着亮光,说会唱黄梅戏,有个表兄进了徽班,过年的时候回来教过她们姊妹两个两句,说她们姊妹两个嗓子好,一瞧就是吃这碗饭的,好几次劝了她们的老子娘,要带了她们两个去。

  只是花儿草儿的娘就只有她们两个一对闺女,并没有儿子,哪里舍得她们姊妹两个大老远的出去当戏子,那本就是最末等的差事,入不得台面。哪里有在靖王府做丫鬟风光,还能见着些旁人见不着的达官显贵。

  姊妹两个虽然也喜欢,却也是同老子娘一样的想法,故而留在了靖王府,但是从来对学戏也是有那么个喜好的,如今林芷萱随口问了一句,两个丫头都是喜欢。

  林芷萱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