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诡计(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只点了点头,含笑道:“这样也好,成日里在外头吃喝,总归不如在家里安心,今日王爷就当躲一次烂,在家里吃顿安顿饭。”

  魏明煦上前略微揽住了林芷萱,似感似叹道:“是啊,有好长一段日子,没有陪你吃顿饭了。”

  林芷萱唇角依旧是温柔恬淡的笑,外头小丫头已经摆好了饭,二人出去,各自坐下,桌上依旧一半是林芷萱喜欢的菜色,一半是魏明煦喜欢的肉菜,即便是魏明煦不会来,林芷萱也一直吩咐小厨房这样备着菜。

  魏明煦多吃了两大碗饭。

  有魏明煦陪着,林芷萱也多填了小半碗饭,用过了晚膳,魏明煦说陪着林芷萱去后花园走走,消消食。

  因着天色有些凉,秋菊给林芷萱披上了披风,林芷萱也给魏明煦取了一件云锦的斗篷,魏明煦却嫌热不要。

  林芷萱才不纵着他,一边亲自上前给他系上,一边道:“王爷是方才才用过了晚膳,吃饭热得出汗,一会儿外头风一扑最容易着凉。况且王爷这些日子早出晚归,本就最糟蹋身子,若是还不小心一些,一旦病起来,就没有小病。就是不为了我为了九姐儿,王爷也总归要为大周朝珍重身子。”

  魏明煦听着他的小媳妇儿啰啰嗦嗦劝了他好半日,素日里他最烦旁人忤逆他的意思,更厌烦那些唠叨劝解,可是如今听着阿芷的言语,他只觉着心中暖融融的,比方才吃得热饭还舒坦,没有一丝的不喜,便没有再推辞,只应着由她素手给自己整好了披风,这才由婆子在前头举着灯,往后花园去了。

  因着天冷,两人没有往靠水的地方去,只一路走走停停,到了福厅。

  林芷萱说有些累了,与魏明煦进去坐坐,喝杯热茶,魏明煦应了,便让跟着的丫鬟婆子都退下了,只一会儿秋菊烧一壶热水送来,不用旁人再过来伺候了。

  魏明煦诧异,林芷萱却含笑对魏明煦道:“不用旁人伺候了,一会儿我亲自烹茶给王爷喝。”

  魏明煦含笑不语,只进了福厅,自己解下了披风,搭在了椅背上,林芷萱上前问了两句张小天一案的进展。

  魏明煦道:“谁做的各自心知肚明,只是要确实地拿住证据,却是个十分耗时的营生。”

  但如今,最耗不起的就是时间。

  林芷萱略一思忖,才下定决心似的与魏明煦说:“既然已经心知肚明,王爷何不就索性将事情明出来。”

  只一句话,魏明煦就明了了林芷萱的心思,谢炳初有心,做了这个环环相扣的局,细枝末节上很难查出蛛丝马迹。

  可是,若说做扣,以魏明煦的能力,论起滴水不漏上,未尝不如谢炳初。

  林芷萱与魏明煦细说着:“既然查不出人来,王爷不妨便给他找出个人来。没有物证,只管做出物证来,查不出是什么毒,便也只管说出个毒来。让济世堂的大夫诊着只管说什么西域奇毒,或是什么不为人知的毒种,再加上个期限,总归比住进王府里的日子要长。如此种种,都可迎刃而解。”

  魏明煦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