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暂许(1/2)

加入书签

  如今夏兰不说,林芷萱心中也已经明白。

  即便是没有不堪的事,可夏兰终究是动了心的。

  这些小丫头也真是的,都是什么时候的事,竟然一个两个的都半点风声也不与自己透露。

  而且,这两个怎么偏偏又都喜欢上了肃羽,林芷萱当真没怎么瞧好肃羽,便是说回来,肃羽比杜勤总归是不如的,年纪大,家世也不好。

  从前林芷萱只当是秋菊一门心思,或是肃羽对夏兰有意,却不曾想夏兰这个榆木脑袋竟然也动了心。

  林芷萱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与肃羽私底下可有往来?”

  夏兰身子颤了一下,此刻有些回过神来,肃羽这几日并不在林芷萱跟前回过话,想来不是,况且若是肃羽当真跟林芷萱提了,林芷萱身边的婆子丫鬟不会不知道,若是他们知道,这信儿自然早就传到了自己耳中。

  难不成是自己会错了意。

  夏兰忽然面如火烧,却又不敢跟林芷萱扯谎,只如实道了:“只是娘娘吩咐传话的时候,偶然见过几面,后来我伤中他给送过一点子药,再没有旁的了!”

  夏兰忽然想起昨夜被抓的杏儿,还有上回自己醉了之后在趣园外头的紫藤花架底下遇见肃羽的事,此刻莫名的心慌,终于知道自己是错在了哪里,竟然上前给林芷萱磕了个头,道:“娘娘,您知道当初夏兰是因着什么要跟您进京的,进京之前,夏兰也跟娘娘表过了心迹。夏兰只想安安稳稳地过自己的日子,伺候好娘娘,再没有其他的心思。”

  林芷萱听出了夏兰口中赌气和自欺欺人的意味。

  虽则不知道与肃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想来夏兰心中也是不痛快的。

  毕竟言不正名不顺的,他们私底下往来,总归不合规矩,而夏兰又是个极规矩的人,心中怕也是颇多煎熬。

  林芷萱点了下头,让她起来,伸手拉着她在自己身旁坐了,道:“我如何不知道你的品行和心思,你是从小跟着我的,当初又因为春桃和柳香受了那样的委屈,我怎么会再委屈了你,只是你也瞧见进了京城之后的云诡波谲。我一时还没顾得上你们几个,总想着等局势好些,再慢慢给你挑个好的。可是若你自己有了心思,也不必顾忌那么许多,自可以与我说。受了委屈,被人欺负了,也可以与我说。

  如今虽然你们唤我为娘娘了,可是我待你们还是如同在杭州做你们姑娘的时候一样。”

  夏兰复又红了眼眶,落下泪来,林芷萱这些日子总忙着,也许久都不曾顾念她们几个的心思,如今在这僻静无人处,主仆两个说说体己话也是难得。

  只是夏兰是个与秋菊不同的,有些话,她能憋在心里一辈子,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可再三试探,林芷萱也瞧出,夏兰对肃羽并非全然无心的。

  林芷萱觉着有些难办,一时拿不定主意,若是为了一个肃羽害了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两个大丫鬟之间的关系,那着实是得不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