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探子(1/2)

加入书签

  或者也极少会有像雪安那种的,超然物外,对这些俗事通透,却从骨子里存了一番冷傲出来,睥睨下尘,未免会让人觉得有些疏离,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并不宜室宜家。

  林芷萱晌午留义亲王妃和沐大太太用午膳,却并不知道李婧心中竟然对她有了这样一番评判。

  或许是两世为人,刚柔之道和夫妻之道,因经了太多的事端,总归会变,她前世就是吃了过刚易折的亏,她原本就只是一个女子,这本是劣势,可是若是外头能有一个魏明煦当男子之事,她一个女儿家的身份,未必不能成优势。

  林芷萱依旧在安善堂命人摆的饭,李婧在一旁介绍着菜色。

  夏兰先去吃了饭垫垫,过来替秋菊的班,秋菊往外退,正瞧着柳溪还在屋里,略微一愣,才上前请了柳溪一同去用膳。

  柳溪原本想在林芷萱身边侍候着,若是林芷萱又用得着她的地方,再出言提醒,可是如今见着秋菊相邀,竟也答应了,与她一同悄么声地退了出来。

  秋菊这才对柳溪和颜悦色地道:“嬷嬷晌午怎的也没先去用午饭,娘娘是顶随和的人,本就让我们好生服侍着嬷嬷,多听嬷嬷教诲。娘娘方才想来也是没顾得上,若是让娘娘知道了,该怪我们几个不懂事了。”

  柳溪慈爱地笑了两声,道:“不碍事的,在老祖宗身旁伺候惯了不觉着,到底还是你们在外头舒坦些。”

  秋菊掩嘴而笑,一路与柳溪说着话过去用膳,二人谈得很是投契。

  用过了午膳,林芷萱又与义亲王妃二人说了小半天的话,这才亲自送出了二门。

  夜里与魏明煦细说了今日情形,魏明煦欢喜,两人自一番巫山。

  朝中的事情都顺妥了起来,魏明煦心情也似不错,王府里在有条不紊的预备着九姐儿的百岁宴。

  只杏儿那件事被冬梅越查越深,牵连越来越广,冬梅有些被吓到,每日来回禀情形如何,并问林芷萱要不要继续查下去。

  林芷萱瞧着杜勤呈上来的本子上写的一个个的名字,倒是不曾想,外头王府官宦安插在靖王府里的眼线,竟然用这样一个方式,被扯出了线头来。

  林芷萱面色肃然,让杜勤和冬梅继续查下去,只是不要打草惊蛇,等查清楚了,林芷萱再行决断。

  这一查就查到了九姐儿百日宴,依旧没有个完结。

  林芷萱从此事越发觉着冬梅心思细敏,全然不再秋菊之下,只是初经这样的大事,尚且有些胆怯,需要历练。好在冬梅也很活泼好学,遇事也肯问杜勤。

  林芷萱将那份整出来的单子给魏明煦瞧,魏明煦眉头紧促,道:“但凡查出来的,一律杖杀!”

  林芷萱却柔柔瞪了他一眼,抢过了那张纸,小心翼翼的折好了,对魏明煦道:“王爷杀得完么?况且,杀了这些,还有下一批,无穷无尽的。”

  魏明煦道:“便是杀不尽,给个警醒也好,若是日后再敢窥探王府,当同此下场。”

  林芷萱不以为然,道:“窥探王府的是后头的那些王公显族,是廖青,是谢炳初,却不是这些丫鬟媳妇。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