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依旧(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已经吐得直不起腰来,却略微推了推魏明煦,不想熏着他,魏明煦却一直立在她身边一边扶着她,一边给她轻轻拍着背,并让人赶紧去传太医。

  又觉着林芷萱此番形状颇像从前孕中之时,又道:“将胡良卿也传来!”

  秋菊出去叫醒了守夜的婆子,让她先去传夏兰几个丫鬟过来伺候,再去传太医和大夫。

  魏明煦瞧着林芷萱终于吐完了,让夏兰赶紧收拾。

  这才上前也不顾得污渍,将林芷萱抱了起来,要将她抱到床上躺躺,林芷萱吐过之后舒坦了许多,只推着魏明煦道:“身上脏,我先去沐浴更衣。”

  魏明煦瞧着她虚弱的样子,哪里肯听她的,只将她抱到了床上,取了被子过来盖着,道:“先略微歇息歇息,我让他们预备浴桶。”

  林芷萱拧着眉头道:“一会儿弄污了床。”

  魏明煦道:“床算什么!”

  魏明煦心中说不出是何滋味,甚至有一点窃喜,林芷萱不会又有了吧。

  瞧着这个样子,倒是与早先几个月很像。

  魏明煦眸中隐隐有喜意,问林芷萱道:“你觉着怎么样?是哪里难受?”

  说着,已经接过了冬梅捧来的茶水,让林芷萱漱口。

  冬梅捧着痰盂过来,林芷萱漱了好几次口,略躺了躺,依旧想吐,便又扶着床边吐了起来,只是腹中着实无甚可吐之物了。

  魏明煦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让人催了两遍大夫。

  林芷萱躺在床上,无意间瞥见魏明煦的眼神,担忧中又带着些许喜意,与从前刚有九姐儿时一样。

  林芷萱心头猛地一颤,魏明煦还是那般想要孩子的,嘴上说着不急,可是心底里终归是有个念想的。可偏偏林芷萱心中知道不是,生了九姐儿之后,她的月事至今还没有来,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孩子。

  胡良卿穿了衣裳就匆匆的过来了,给林芷萱隔着帘子诊了脉,魏明煦的眸光隐隐闪烁,胡良卿半晌,才道:“娘娘脉浮,紧且似细,呕吐腹泻,是外感湿邪内有湿阻所致的伤风。要好生服用几天药,再小心补养脾胃,净饿几天也可。”

  林芷萱从偶尔拂起的床幔缝隙中,瞧见了魏明煦眸中划过的一丝没落,林芷萱的心头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

  魏明煦半晌没有说话,还是秋菊因着胡良卿先赶紧去开药方。

  林芷萱原本就难受,此番越发的忍不住,又扶着床边干呕了起来。

  魏明煦这的回神,又传了胡良卿进来,胡良卿道:“可取生姜榨汁,加入少量温水随服,可以暂且给娘娘止吐。只是这几日怕是都会有不适,还是要好生调养才行,娘娘的饮食上一定要谨慎。”

  魏明煦点头应下了,让人赶紧去预备。

  林芷萱却有些担忧明日就是九姐儿的百日宴,那么些宾客自己也不能卧床不起。林芷萱心中又忽然转过念头,好在是自己病了,若是九姐儿那可了不得。

  林芷萱又传了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