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安暖(1/2)

加入书签

  李婧住的地方是诗画舫,又小有冷僻,一到了深秋,就冻得人想生暖炉子。

  从前没有人气儿的时候更冷,而如今因着魏明煦今夜要过来,还没到生暖炉的季节,李婧屋里已经应有尽有了。

  小厨房照着李婧的喜好送来了菜色,因着魏明煦还没有用晚膳,所以要预备着魏明煦和李婧的膳食。

  李婧原本初听了这个消息,又惊又喜,心中却又有几分犹豫,怕魏明煦根本就不会过来。

  直到后来,听着有丫鬟传话魏明煦已经往这边走了。李婧脸上才绽露出喜意来,让屋里的人赶紧收拾洒扫,将菜色都安排妥当了。

  等魏明煦当真出现在诗画舫的小院里,李婧盛装上前,给魏明煦行了个礼,就连眉眼间也是笑意。

  进府将近一年,这还是魏明煦头一回进她的门,也是李婧第一次能这样瞧着魏明煦,与魏明煦独处。

  李婧有些坐立难安,恨不得亲自上前给魏明煦布菜,立在一旁服侍着。

  魏明煦说不好心中是什么滋味,只觉得五味杂陈。

  原本不过是去个姬妾房中吃个饭而已,照理说也该是个寻常的事。

  可是魏明煦却浑身都不自在。

  他已经多少年不曾亲近过女色了,也再没有在姬妾房中用过膳,只从前偶尔在孟泽桂房中略坐坐。后来与林芷萱成婚之后,几番亲近,早已经习惯,还只当与旁人也是一样的,可是今时今刻,他才觉出不同。

  魏明煦瞧着立在一旁给自己布菜的李婧,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道:“你坐吧。”

  他总觉着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吃饭,旁人都站着很是不舒坦。

  李婧见魏明煦这般体贴,心头也是暖暖的,辞了一遍道:“妾身不敢。”

  魏明煦心头莫名地堵得慌,抿着唇不再说话,瞧着桌子上的菜色也很不对胃口,仿佛是因着晌午的酒还有后劲,魏明煦觉得头疼得很,便放下了筷子,道不吃了。

  李婧有些惊诧,魏明煦才吃了一丁点,着实太少了,忙道:“王爷,是饭菜不合胃口吗?妾身让厨房重做。”

  魏明煦漠然道:“不是。”

  瞧着寒酸简陋的诗画舫,眉头略微蹙了起来,道:“王妃说年底要给你晋晋位份,住在这里不合适,你去澄怀撷秀吧。”

  李婧心中大喜,澄怀撷秀是湖心亭的主屋,从前蔡侧妃住的地方,宽敞亮堂,可比诗画舫要好无数倍了。

  李婧赶紧上前给魏明煦磕头谢恩。

  魏明煦只拧着眉头嗯了一声,再没有旁的言语,吩咐了人将折子取来,他要看折子。

  李婧在一旁陪着,诗画舫的灯烛很暗,灯罩不是锡晋斋明如琉璃的纱绸的,而是明纸,看折子十分的昏暗伤眼。

  李婧又在一旁帮着研磨伺候茶水,可不知怎的,魏明煦却莫名地想起林芷萱。

  从前自己看折子的时候,她要么歪在炕上做刺绣,要么在躺在床上看她的书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