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长决(1/2)

加入书签

  zo'dwcvyrq9opf5n965!dq五日,林芷萱的身子已经全好了,心中却也念着要跟王夫人一同去白云观祈福。魏明煦这些日子在朝堂上总是诸事缠身,有些心绪不畅,有些神神鬼鬼之事,林芷萱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但凡是好的,去拜一拜也无所谓。\r

  求个心安,况且王夫人好林若萱都热衷此道,林芷萱也可趁机,多跟王佩珍说说雪安和秦岱的事。\r

  林芷萱头去白云观前一日,去了庄亲王府。\r

  与上回一同瞧鸽子时的明艳不同,再次见到雪安,林芷萱都忍不住用了眼圈,也是知道王佩珍为何这几日总是这样魂不守舍的了。\r

  林芷萱请了王佩珍暂且出去,她跟雪安说说体己话。\r

  王佩珍拉着林芷萱的手,一边抹泪一边道:“好丫头,你千万帮我好生劝劝她,若是能让着丫头回心转意,我心里感激你,王爷也会感激你的。”\r

  王佩珍话不成行,林芷萱听着也是辛酸,轻轻拍了拍王佩珍的手,低声劝了王佩珍几句,说她自然会尽力。\r

  雪安的眼神有些空洞,她从前不是这个样子的。\r

  林芷萱想着自己重生之后那些恍恍惚惚的日子,也是一样的六神无主。\r

  第一个让自己既来之则安之的,就是雪安。\r

  林芷萱甚至觉着,是雪安让她有了勇气,重活这一遍。\r

  她虽然一直病着,可是言语中却都是对于生活的希望。\r

  林芷萱还急着她当时眸中流露着光彩,与她说,她才不信那些尼姑老道的言语,她才不会活不过十八岁,她定然要活出个样子来,给他们瞧瞧。\r

  可原来,再聪慧机敏的女子,也终究逃不过一个情字。\r

  雪安是道真的劫,可焉知,道真就不是雪安的劫呢?\r

  林芷萱走上前去,让秋菊将屋里的丫鬟都遣了出去。才坐到了魏雪安的床边,道:“你这又是何苦呢?”\r

  魏雪安却不看林芷萱,只眼神空洞地看着雕花床顶,对林芷萱漠然道:“如今,你顺心顺意了?”\r

  林芷萱听着这话,觉着心中刺痛得很,却也知道她是病中难过,不与她太过计较,只叹了一口气,瞧着放在一旁她不肯喝的药,有些出神,半晌才道:“我今日来,原本是想帮你来着,你当真要与我如此这般吗?”\r

  魏雪安的眼珠转了转,看向林芷萱:“你会帮我?”\r

  林芷萱握紧了雪安的手,忍不住眼眶有些泛红,道:“你说呢?难不成真的那样狠心,眼睁睁瞧着你死了?!”\r

  雪安落下泪来,道:“那你要怎么帮我?芷萱,我一点主意都没有。”\r

  林芷萱心中无奈,情之一字,最是伤人,竟然让从前那样镇定从容的雪安,一点主意都没有。林芷萱原本还打算来听她从容与自己说着安排,与寻常自己遇到事情六神无主时一样,她总能立于凡尘世外,给她新奇的点子襄助。\r

  可原来,总有人能将她从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妃子,化作一个十七岁的闺阁女儿,惶恐而无助。\r

  林芷萱问了一句:“王府里头究竟出了什么事?”\r

  雪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