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兄弟(1/2)

加入书签

  雪安的言语却格外的冷冽决绝:“娘从来都知道我活不过十八岁,如今不过命数到了而已,从小时候,就有尼姑道士让爹娘做好准备,就是我今日即刻死了,庄亲王府里头也能有条不紊地预备我的丧仪。我的棺椁从我十岁的时候,就在王府的库里备着了。

  我只是想着,若是我死了,他会不会也念我一辈子。从此不见,也能永远被他念着了。”

  林芷萱听了这样绝情薄凉的傻话,心中难免有些气,想劝她,又怕她根本听不进去,反而激怒她适得其反,便只能顺着道:“你且不要将话说得这么决绝,什么事总要试过才知道结果是什么。”

  雪安却泪眼道:“芷萱,结果会是什么呢?我与他终究不可能有结果,这样一番孽缘,既然我走不成,他也留不下,我死了就是最好的结局。”

  林芷萱拍了拍雪安的手,劝道:“不会的,总会有法子的,别怕,还有我呢。从前总是你帮我,此回你若是信我就安安心心地先吃药,将身子调养好了,且听我的消息。

  你只自己个儿伤心难过,却不知道姨妈和姨夫才是最疼你的,若是当真以你的命相换,说不定他们也会妥协。无论如何,活着是最要紧的,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从前那些生生死死你都过来了,如今怎得连几天都不愿意等。再等等,总会有转机的,如今我瞧着你,也不过是一时糊涂罢了。等过了这一场,你再回来瞧,才会觉着眼前的一切都是不值一提的。

  若是你们当真能修成正果,此番不过是上天给你们的一番考验罢了,过去了就都好了。”

  雪安略微点了点头,算是听了林芷萱的,手也握紧了林芷萱的手,想央求她定要用心帮自己,可这话又说不出口,只含泪唤了一声:“芷萱……芷萱……”

  林芷萱轻轻拍了拍她,道:“你不必说,我都知道。我定然会尽心尽力的,只要你千万保重身子,不要等我替你找到人解决了事情的那一天,你却不在了,那辜负的可就不止是我一个人的心了。”

  雪安点了下头,道:“好,我知道,我会等着你。只是我的身子你也知道,求你,求你千万快些……”

  林芷萱也跟着落下泪来,道:“好,我记着了,你放宽心些,过两日就会有消息。”

  林芷萱这才唤人进来将药热了,给雪安喝,又劝了她一回,瞧着她睡了,林芷萱才走了出来。

  王佩珍在偏殿等着,见林芷萱出来,赶紧迎了上去,问林芷萱如何了,林芷萱拧着眉头道:“好容易劝住了,肯多少吃药了,她病中思绪不稳,姨妈和姨夫千万顺着她些,不要再逼她了。我让王爷去请了几个大夫过来,一会儿也都去给雪安诊诊脉,只要肯吃药,就不会坏到哪里去。”

  王佩珍连连点头,什么都听林芷萱的。

  林芷萱原本正思忖着要走,却忽然想起魏秦岱,便道也去瞧他一眼。

  魏秦岱总归是比雪安好些的,如今虽然还下不了床,可是精神上却没有雪安那么萎靡。

  见了林芷萱过来,还强撑着要给林芷萱行礼,林芷萱却让他快躺着别动,王佩珍看着魏秦岱也是一脸的薄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