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多面(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却只轻轻安慰了受惊过度的冬梅,她的小冬梅长大了。

  魏明煦在外头忙碌了一整天,夜里说回来用晚膳,最后却也只派了小厮回来通传,说让林芷萱先吃,他在外头还有些事没处理完。

  林芷萱瞧着这个模样,怕是已经查出了眉目,所以魏明煦才不肯放手。

  林芷萱独自用了晚膳,夏兰一回来就睡了,秋菊在林若萱屋里,只有冬梅陪着林芷萱吃的。

  林芷萱哄了会儿九姐儿,这几日九姐儿不好,林芷萱便先将九姐儿留在了锡晋斋里。

  今日一番缠斗,当时不觉着怎样,总是过后才后怕,魏明煦还没有回来,林芷萱抱着九姐儿才觉着安心许多。

  林芷萱已经亲自审了那个叫福顺的小厮,问他是谁让他传的消息,福顺却是个机灵的,指了车马总管周永泉说是他吩咐回来传话的,而周永泉恰好死在了今日的缠斗中。

  福顺一口咬定,无论怎么逼问都不改口,就说是周永泉吩咐他来传话的,旁的什么也不知道。

  林芷萱将人交给了杜勤,刑讯逼供那一套,林芷萱知道的也不少,既然他不肯招,那就看看他究竟是多硬的骨头。

  怀中的小人儿香软娇憨,总是让人心安,林芷萱没等到魏明煦回来,就抱着九姐儿睡着了。

  夜里九姐儿起来吃奶,林芷萱才发现魏明煦竟然还没有回来,瞧了瞧桌上的西洋钟,已经子时了。

  被九姐儿折腾了一遍,林芷萱却有些睡不着了,他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

  又想起府中的事,竟然不是谢家的人,而是魏延亭的人来传递的消息,这其中或许颇有深意,沐家究竟在下一步怎样的棋,一面让林太太百般讨好王夫人,甚至不惜改姓以示效忠。

  而另一边,魏延亭竟然与谢炳初百般纠缠。

  魏延亭再谢炳初那里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或许与林太太对王夫人一样,说一些身在曹营心在的话,谢炳初或许还将魏延亭收做心腹,所以这样与梁家有关的机密之事,竟然安排他的人去做。

  也或者,谢炳初与自己一样,一直讲沐家当成一只睡在自己床榻之侧的猛虎,无论他如今如何乖顺,都不可能再信任,所以这一回是谢炳初阴了魏延亭。

  是为了让魏延亭在自己面前暴露,或是将这件事情嫁祸给魏延亭。而魏延亭为了以表忠心,不得不许。

  还有梁家的突然进京,真的只是为了要回朔哥儿吗?

  将年,京中贵人来往频繁,底下的人也开始断断续续的往京里的达官显贵或是亲戚故旧家中送礼。这其中的纷繁复杂剪不断理还乱。

  每到过年的时候,却总是不能安心,林芷萱瞧着在自己怀中安睡的九姐儿,什么时候,咱们娘俩才能过个安生日子。

  林芷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

  秋菊说魏明煦一夜都没有回来,今日白天直接才府外上的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