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问斩(1/2)

加入书签

  秋菊只觉着此次魏明煦沐浴的时辰格外长些,过了好半晌,林芷萱竟然也唤人取干净衣裳进去给她更衣。

  秋菊夏兰几个进来的时候,林芷萱依旧面色潮红,他怎得这样轻狂,也不顾时辰地方,就在围房里要了她。弄得这一地淋淋漓漓让外头的丫鬟怎么瞧。

  只是又想起方才大胆又放肆的举动,林芷萱心中竟然也不禁隐隐有些雀跃和欣喜,他带给自己的欢愉至今未曾消减。

  外头已经备了饭,林芷萱却疲累得很,手脚都是软的,想先睡会儿再用膳。

  魏明煦却不许她,让她先吃了东西,今晚早点睡。

  林芷萱拧不过他,这才强撑着去吃了晚膳,吃了点饭,果然也有力气得多了。

  魏明煦跟林芷萱说,杜勤已经审了出来,是魏延亭让他假传消息,将朔哥儿偏出府去,旁的当真一无所知。

  林芷萱窝在魏明煦怀里,问他的打算。

  魏明煦坐在软塌上,瞧着安稳躺在软塌上的林芷萱,一旁奉着炭盆,林芷萱的长发如瀑布倾泻而下,魏明煦轻轻地给她顺着头发,将头发烤干再睡。

  屋里暖洋洋的,林芷萱本就累,如今被他摆弄着头发,更多了困意,只声如蚊蝇地问着他打算怎么处置这件事,更要紧的是要处置谁。

  魏明煦瞧着他的小人儿像一只小猫,慵懒而餍足,唇角不禁带了一丝笑意,声音却丝毫不变,只悉同寻常地跟她道:“梁家留不得了,我今日招了黄桢来见我,迟则后日,快则明日,他的奏章就能递上内阁。至于魏延亭和沐家,你先敲打敲打,沐泰初前几天因为改姓的事上了折子要我起复他的长子,此事我会驳了他,并趁着明年官制改革,裁撤沐泰初内阁首辅一职,由我这个摄政王亲自执掌内阁。

  而至于魏延亭,他的几个亲信上书请封亲王的事也算作罢了。他这几日定然还会常往王府里来,你好好敲打敲打他。让他安分一点,不要首鼠两端。再有沐太太,你也让岳母留心。”

  林芷萱听了与自己所想相差无二,却忍不住问了:“那梁家会定个什么罪?”

  照理说,若只是亏损,不过抄家流放,而买凶暗杀摄政王妃,就足够株连九族了。

  可林若萱和朔哥儿还在里头,就是林若萱改嫁离了梁家,朔哥儿却总是跑不掉的。即便是因着年纪小而得了恩赦,日后也只能是奴籍,不能考科举,不能拥田买地,处处低人一等。

  魏明煦自然只道林芷萱在担心什么,这庄事上,他也很犹豫,沉吟半晌,才道:“如若不提刺杀之事,刑部拟的是将梁致远夫妇革职流放。”

  林芷萱闭着眼睛,却拧起了眉头,道:“李瑶纹也只是流放吗?”

  魏明煦道:“这是李淼生的折子。”

  毕竟还是亲生骨肉兄妹,李家已经折损了一个李梓安,李淼生战战兢兢,却还是希望凭着自己这些年的功劳苦劳跟魏明煦换个恩典。

  林芷萱却十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