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走水(1/2)

加入书签

  求首订,求月票,七点还有一更!

  ***

  冬梅见林芷萱没日没夜费了这么多心血绣的帕子着了火,哪里还顾得上常远家的,只急忙上前从火里将那块帕子抢了出来,扑腾着灭火,一边嘴里大喊着:“走水了!走水了!”

  外面的偷懒的小丫鬟听到这边喧哗过来瞧瞧,却是吓了一跳,都慌忙的含着:“走水了!走水了!三姑娘屋里走水了!”

  常远家的见状,却是顾不得那许多,只急忙趁乱跑了,去藏她的帕子去了。

  冬梅不敢用脚踩,竟然慌忙地用手去捂那帕子上的火,手上烧起了一片水泡,她这才看见了旁边还带着雨水的伞,急忙拿起了伞来朝着帕子拍打了几下,火果然灭了,只是那帕子已经被火烧了一半,另半边也已经熏得乌黑。

  屋里桌子上的帕子已经全都烧着,冬梅撕心裂肺地哭喊,一边用雨伞拍打着桌子上的火。

  外面看热闹的婆子媳妇终于被惊动,急匆匆地赶回来打水救火,顾妈妈此时才和三个婆子打着伞抱着好几大包袱衣裳回来了,一边还在说着大奶奶小产和抱怨下雨的话,已进了院子,看着林芷萱屋里慌乱的场景也是吓了一跳,把手里的包袱交给了几个婆子让她们赶紧去屋里放好,顾妈妈便快步进了林芷萱的房门,只见火已经扑灭了,虽然只烧了一张桌子上的全部绣样,可屋里的墙全都熏黑了,满地的水,桌子椅子都横七竖八地被撞倒,一片狼藉。

  顾妈妈登时来了火气。看着一屋子的丫鬟媳妇怒喝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屋子的丫鬟媳妇或抱着盆,或提着桶,都面面相觑不敢言语,冬梅却颤颤巍巍地站了出来,她浑身的衣服多处被火烧破,摸得乌漆墨黑,脸上也都是烟熏火燎的痕迹。手里却还紧紧握着林芷萱绣的半幅残破的帕子。直愣愣地跪在了顾妈妈身前,哇的放声大哭:“都怪我,妈妈。都怪我!是我打翻了烛台,烧了姑娘的刺绣,是我对不起姑娘……”

  听着冬梅认罪,悄悄进来站在最后的常远家的长长地的舒了一口气。

  看着在那里嚎啕大哭的冬梅。顾妈妈也是紧紧地拧起了眉,再看其他人:“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丫鬟云白犹犹豫豫地眸子转了两圈,才道:“我……我……我适才在东梢间听见这边有动静,过来的时候看见这里着火了,屋里不仅有冬梅姐姐在。还有那个新来的媳妇,可她不但不救火竟然匆匆地跑了出去。”

  常远家的一听,顿时气得跳起脚来:“哪里来的小蹄子你胡说八道!”

  说着常远家的就要和云白撕扯。顾妈妈却厉声呵斥了常远家的:“你进来做什么?”

  常远家的急忙道:“我……我是看着屋里的人都出去了,怕她们那些小丫鬟进来……”

  常远家的还不待说完。便听冬梅指着她道:“妈妈,她偷姑娘的东西!”

  顾妈妈闻言更是气怒,本就怀疑定然和这婆子脱不了关系,却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冬梅嘴里再问不出其他的话来,便只道:“先把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