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自首(1/2)

加入书签

  雪安的病情已经有了起色,却不知道是不是心病终须心药医,雪安竟然能强撑起来跟林芷萱说话了,林芷萱终于放心了些许,问了王佩珍,道真还留在府中吗?

  王佩珍说魏应祥不许,道真便要走了,王佩珍又哪里能容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也是与魏应祥闹了一回,这事儿才算有个妥协。 姑且就先让道真在王府里住下,但是道真却也不喜欢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之感,只说他觉着白云观是个好地方,打算在白云观长住一段日子,若是雪安不好,可以去请他过来。

  魏应祥没有再说话,王佩珍却连连答应了还问道真什么时候会走,道真没有言语,只说天机不可泄露,但年前是不会走了。

  林芷萱来见了雪安,又让王佩珍出去,姊妹两个说说体己话,雪安瞧着林芷萱,眸中又多了一层清浅的笑意,不似前番自己来看鸽子时的迷离,仿佛是一种比从前没有遇到道真时更通透的澄澈。

  林芷萱问雪安有什么打算,雪安没有跟林芷萱说,怕她担心,也怕她拦着,只跟林芷萱说,她已经跟道真商议好了,事情总归会有个两全其美的着落,让林芷萱放心。

  魏秦岱这些日子依旧没有一点消息,但是雪安跟林芷萱说,魏秦岱与她透露过一丝半点的打算。

  从前算是两心相悦,两人心中都有了计较,只是魏秦岱却还不曾跟冷大姑娘表明过心迹。这一番魏秦岱托道真跟冷家带了话,终于开口提了亲。

  魏秦岱从前只是顾着自己与冷家大姑娘的情愫,可是后来自己在王府经历了这样一番,却想了许多,自己是个男儿身,自然什么都抗的下,什么都担得起,但是冷姑娘只是个纤纤弱女子,若是自己的鲁莽冒失,让她在冷家也备受责难,那又该如何?

  魏秦岱问过道真,道真却只是哈哈仰天长啸,并没有给魏秦岱一个答复。

  他或许当真是觉着情之一字如此的可笑,让人肝肠寸断又甘之如饴。

  他也不知道冷家如今的家主对这样的事情会有怎样看法,但是依他之见,怕是不会轻易答应。

  毕竟他们在江湖之远,而魏秦岱却是如今辅政亲王的嫡子。两者且不说相差悬殊,只说一直受的教化就万万不同,要让冷家家主同意将自己最宠爱的嫡女嫁给魏秦岱怕是比自己带走雪安更加的难。

  只是道真倒是也没有拒绝要替他问问,毕竟这个人日后或许会是自己的小舅子。在自己带走雪安的计划里,还需要他鼎力相助。

  林芷萱与魏雪安说了好半晌的话,只觉得魏秦岱的事情怕是急不来,只让他先自己将前路清好,而魏应祥这边日后若是能帮得上,林芷萱也不介意替他说两句好话。

  林芷萱离了魏雪安处,让她好生歇息,魏应祥却等在了外头,那日朝廷上参奏的事情牵扯的人很多,魏明煦却始终还没有发话,魏应祥心中也没有底,虽然他立场中立,可是这件事上毕竟牵连到了金陵王家,牵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