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二年(1/2)

加入书签

  此举大大出乎谢炳初的意料,让忠勇公一党的人阵脚大乱。

  林鹏海也趁机站了出来,反咬了工部尚书龚岱一口,从前收集的罪证,隔了这么久,才终于拿了出来。

  龚岱不敢再说话了,其他的几个给事中不过微末小吏,此番也有些立不住阵脚,主要是梁致远的骤然背叛给了谢炳初一党致命的一击。

  一直立在一旁看戏的魏应祥也站了出来,支持魏明煦整顿朝中的不正之风,拟将前番参奏的许作梅、庄宪祖、杜立德等十余人,尽数革职,驱逐京城,永不录用,龚岱革职查办,若林鹏海所奏属实则抄家斩首,而梁致远念其自首,又举发有功,着革职流放,饶其性命。

  一下断了十几条臂膀,这是谢炳初不能容忍的,可是朝局如此,谢炳初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再不肯罢休,魏明煦甚至会借此番之事,对自己动手。

  毕竟自己也不是没有把柄在他手中,所以这口气只能认了。此回偷鸡不成蚀把米,谢炳初损失惨重,而这其中都是因为梁致远的缘故。

  谢炳初没有给自己的人求情,反而要求严惩梁致远,着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魏明煦却并没有搭理他,维持原议。

  谢炳初气急,上奏前些日子刺杀摄政王妃林芷萱之事,正是梁致远夫妇一同谋划的。便是前事不株连谢炳初九族,此事也少不了一番罪过,定要让这个背叛自己的人逃不了。

  魏明煦却笑了,他原本打算放过谢炳初这一次,却不想他竟然这么着急,便让肃羽带了自己那几日奔驰,与他查获的那一窝草莽,并其头目霍刀上来。

  霍刀回了话,当初虽然有个女人派人拿了三百两银子,让他杀林若萱,可是后来又有人拿了银子过来,让他杀林芷萱。

  魏明煦对谢炳初说,已经带霍刀见过了李瑶纹派去的人,李瑶纹要杀的只是自家的儿媳妇林若萱罢了,也着与梁致远一同流放。而至于要杀摄政王妃的另有其人,只是不知道此人是谁。魏明煦表示一定会继续追查下去,说不定日后还要因为此事儿惊扰忠勇公府。

  谢炳初终于闭了嘴。

  魏明煦趁机提李淼生为刑部尚书,林鹏海暂代工部尚书,以嘉奖此番二人拨乱反正之功。

  又赏赐了王景生一品顶帽一件,貂皮朝衣一件,蓝蟒朝衣一件,貂褂一件,以示对其无辜受人诬陷的慰问。

  谢炳初虽然不满,但是却只能吃了这个闷亏,年前此一役魏明煦大获全胜。

  朝局相对平稳,腊月二十五收印,今年大家都可以好生过个年。

  梁致远夫妇是腊月初十去往的西北,因着是由刑部的人送去,故而李淼生好生叮嘱了底下的人,竟然不是坐着四面透风的囚车,而是马车过去的,一路上打点的也还算妥帖,到时候去了西北,也不过在那边苦寒之地过日子罢了。

  这些事魏明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追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