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贵命(1/2)

加入书签

  而相比于秋菊的落寞,夏兰心中却是说不出的欢喜,她今日即得了淑慧的衣裳,还得了肃羽的簪子,方才她进来的时候忘了取下簪子,被淑慧公主瞧见了,还赞她长得天仙似的模样,很是好看呢。

  夏兰从来不喜高调,已经将那簪子收了起来,毕竟太贵重了,又不是林芷萱赏的东西,她怕林芷萱问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夏兰夜里辗转反侧,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个兰花簪子反复抚摸,有些睡不着。

  肃羽跟她说,这个簪子原本是一套,还是他头一回跟魏明煦打仗立了功,救了魏明煦的命,回来之后太皇太后上了他一番恩典之后,竟然还赏了他一套首饰。说他可怜见的是个孤儿,无父无母的,又说年纪大了,让魏明煦帮他张罗着说个好媳妇儿,这一套首饰,让肃羽以后给他娶媳妇儿当聘礼的,好歹是太皇太后赏赐的呢。

  今日,他只拿出了一个簪子,算是做定,让夏兰放心。

  夏兰紧紧地抱着那根簪子,仿佛自己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

  同样这个将年的夜,秋菊却睡不着了,她满怀心思,却没有个能诉衷肠的人,自己毕竟只是个被人牙子卖到林府的孤儿,连自己的爹娘是谁都不知道。

  她以为肃羽会懂她的这种孤单,可是肃羽终究是选择了父母齐全的夏兰。

  难道自己就合该这样孤单吗?

  秋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瞧着一旁的冬梅很晚才开了门回来,还带回了一小盒胭脂,而她的面颊虽然没有擦胭脂,却比擦了胭脂还要红。

  秋菊仿佛一下子就猜到了是谁送给她的,怕是杜勤吧。

  这些日子她们两个走得极近,冬梅避着躺在床上装睡的秋菊,小心翼翼地将那盒胭脂放在了她空荡荡的妆奁盒里。

  冬梅年纪还也不喜欢上妆,可是如今瞧着她的模样,怕是要学着知道什么叫“女为悦己者容”了。

  秋菊起了床,吓了冬梅一跳,冬梅忙惶惶地问秋菊怎么还没睡。

  秋菊却连告诫她两句不要私相授受的心情都没有,只说屋里有些闷,出去透透气,就走了。

  冬梅这才舒了一口气。

  却追了出去,提醒秋菊多穿件衣裳,外头冷得很。

  秋菊却早已经走得没了影。

  秋菊去了牡丹苑,林若萱已经睡了,只是婆子的屋里烛火还是亮着的,秋菊想去找顾妈妈,从小就只有顾妈妈对她最好了,恰巧林芷萱留了林若萱在王府里头过年,说等过完了年再搬出去,顾妈妈也恰巧在。

  秋菊上前去敲了门,守门的婆子却跟秋菊说,小姐儿不好,顾妈妈正在日夜守着,实在走不开,问秋菊有什么要紧的事,她们能不能帮着去办。

  秋菊道了无碍,又一个人穿着单薄的衣衫,往王府后花园的灯影幢幢中走了。

  也不知道是走到了哪里,只听见身后有人问了一句:“谁在那里!”

  秋菊吓了一跳,见后头有两个小丫鬟提着灯笼伺候着柳溪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