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远行(1/2)

加入书签

  夏兰心中痛如刀绞,她自然心中时时刻刻先念着的是林芷萱的。

  当初陈氏将她买进窑子里,是林芷萱替她讨回的公道,是林芷萱带她来的京城,是林芷萱替她安顿的家人,是林芷萱让她在京城重活了一次,否则,她说不定早就死在杭州那个小小的林府里头了。

  她当初进京之前,明明答应了林芷萱,要伺候林芷萱一辈子,要一辈子当牛做马地伺候林芷萱的,可是如今,自己竟然为了一己私欲,而这样为难林芷萱。

  自己竟然没脸没皮地跟林芷萱说,自己要嫁给肃羽!

  夏兰的眼泪扑簌簌地落,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自己怎么变得这样恬不知耻,竟然还会跟肃羽私相授受,竟然还会跟肃羽私底下往来。

  她不过是个丫鬟,秋菊说得对,林芷萱将自己嫁给林嘉宏,已经是对自己的恩典了,自己竟然给脸不要脸,而拒绝了林芷萱。

  夏兰心中崩溃的一塌糊涂,可是她真的不想,真的不愿意,为什么林嘉宏要看上她,明明今儿早晨一切都还好好的,肃羽答应了她,要去跟林芷萱提亲的。

  “秋菊,秋菊……我是不是真的很自私,可是,我真的不想嫁给二爷,我,我真的不想。”夏兰对着秋菊哭得泣不成声。

  秋菊轻轻拍着夏兰的背,道:“为什么呢?二爷虽不说貌比潘安,可是于咱们家娘娘是一母同胞,生的那般风流倜傥,如今又坐上了杭州织造的位子,日后你衣食无忧,成日里穿金戴绿,与各府的太太奶奶们平起平坐,那可是咱们做丫头的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好事呢。”

  夏兰却只摇着头,她不想,一点都不想,秋菊说的那些,或许是秋菊日思夜想的,但是却不是夏兰的,即便是同为丫鬟,每个人脑子里的念头也都是不一样的。

  秋菊想要的东西,夏兰并不想要,她只想安安分分地让林芷萱给她配个好人家,然后安安稳稳地过自己的小日子,甚至若林芷萱不嫌弃她,她还想回来给林芷萱做个媳妇嬷嬷,伺候林芷萱一辈子。

  她不想做官太太,不想做二奶奶,她只想离林芷萱不要太远,只想嫁给肃羽而已。

  秋菊叹了一声,道:“你不过是如今一时瞧不透罢了,等你日后过上好日子了,自然会感激你今日做的决定,听娘娘的,嫁给二爷吧,日后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二爷有本事,又有王爷庇护,日后定然步步高升,你跟着二爷还有个将来,跟着旁人,哪有这么好的前程?”

  夏兰拧着眉头,只一个劲的摇头,对秋菊道:“若是你觉着二爷这样好,那我去跟娘娘说,你来嫁给二爷吧。你有本事,又有口才,日后定然能辅佐二爷步步高升。”

  秋菊听了夏兰的话,气得胸口堵了一口气,半天都出不来,好半晌,才只对夏兰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就走了。

  正月里头事情多,林嘉宏又来过靖王府几次,也提过这件事,甚至当着夏兰的面,林芷萱却只说觉着这事不妥,夏兰身份太过低微,既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