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再起(1/2)

加入书签

  魏明煦道:“上回随你父亲过来的,有一个叫顾谋悭的人,学识品性都十分的不错,跟随我的日子虽然不算长,但是立的功颇多,这半年多来的事情里,似乎桩桩件件都有他的功劳在里头。我与娘商议了,不妨就是他罢。”

  这个名字林芷萱倒也不十分陌生,魏明煦曾经无意间跟自己提过两次,只是自己从未见过。既然是跟着林鹏海进京的,那必然是林家的旧人,林芷萱道:“用林家的人,怕是谢炳初又会对此大家诟病,横生枝节。”

  魏明煦却道时间还早,要跟林芷萱往后花园散散步,一边走着,去了福厅:“顾谋悭其实不算是林家的旧人,而是沈家的旧人。”

  沈家!

  林芷萱诧异地看了魏明煦一眼:“哪个沈家?”

  沈自安,还是沈国祯?

  魏明煦道:“自然我姨夫沈自安沈家。他还带了一个孩子来,已经安排在了外头。”

  这其中的事情有太多关窍林芷萱都不曾听说过,也不知道怎么会忽然又有了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孩子,只听着就觉着此事有些复杂,而魏明煦又仿佛不想跟自己多说的样子,林芷萱便也没有多问,只道:“谢家打算用谁?”

  魏明煦道:“我打听着那边的意思,是打算用翰林院的周谦傅,此人虽然年纪颇大,但是入朝为官却晚,算是谢炳初的门生,也是谢炳初一手提拔的。子史典籍上倒是颇通,但是不懂时政,为人古板守旧。”

  总之魏明煦十分的不喜欢。

  瞧着她们这般在意地替魏延显挑师傅,林芷萱心中有几分疑惑,如今正在福厅,也没有旁的人,林芷萱便终于说出了口:“反正在谢炳初眼中,皇上是他们谢家的希望,他们谢家想将小皇帝如何耽误,就如何耽误。王爷难不成还真打算将皇上培养成一代明君?”

  魏明煦自然知道林芷萱的意思,可是自从知道魏延显是沈自安的血脉之后,魏明煦心中终究还是有几分动摇的,若是他当真能成才,也未尝不可,魏明煦并不十分想对那个孩子斩尽杀绝。

  只是,魏明煦上前,离得林芷萱近了两步,道:“你也总得快些给我生个儿子才行。”

  后头的一切事,都得建立在魏明煦有个儿子的基础上,若是没有这个儿子,一切都是空谈。

  林芷萱面色羞红,觉得自己压力很大。

  自从得知林芷萱来了月事之后,魏明煦其实很矛盾。

  一面想让林芷萱尽早再给自己生个儿子,一面又念着胡良卿的叮嘱,怕林芷萱的身子吃不消,让林芷萱多养几年。

  时而前者占了上风,便与林芷萱孟浪一回,时而后面的念头萦绕不去,便又总忍着,即便是林芷萱说了不碍事,他也不肯多要。弄得林芷萱又羞又气,不知道他成日里在想什么。

  那一日正一番酣畅淋漓过后,魏明煦扶起林芷萱,唤了外头守夜的丫鬟进来收拾残局。

  秋菊俯首帖耳,虽然早已习以为常,可还是难免羞红了脸。

  林芷萱一边由丫鬟服侍着沐浴更衣,一边随口问了魏明煦两句:“你前儿说三月三去南苑,可还去吗?柘怀和延亭总惦记着,来问了我好几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