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有人(1/2)

加入书签

  芦烟正想着无聊,这些日子与魏延亭往来也颇多,就应了。

  梁家大姑娘有些局促,却还是被芦烟拉着也一同与那些皇亲贵戚去了。

  梁姑娘因想着自己惨淡的身世,跟这些皇亲国戚在一起,总觉得有几分不自在,好在芦烟虽然嘴快,却心细,对外从来只说是她表妹,若是旁人不特地地问,便从来不与外人说是梁家的姑娘,而旁人见芦烟不说,自然也不会追着去问,如此梁姑娘与芦烟在一起,也颇受众人厚爱。

  二人一同随着去了,梁姑娘虽然心中记挂着自己的身世,可是面上却从未表现出来,也是一同说说笑笑。

  魏延亭命人取来了鞋子,只是没有女子的大小,故而芦烟和梁姑娘便只慢慢的在冰面上走着,瞧着他们一行人玩得起劲。

  什刹海上的冰面并不都是冻牢的,也是魏明煦吩咐了要设宴冰嬉,内务府特吩咐了人取了大量的硝石,洒了一圈儿,将冰场围了起来,如今正在演着排练的舞曲,各家的夫人太太还有一众达官将军都在围着看,他们这些偷着玩的,都远远走在了外围。

  只是后头都有一众侍卫跟着,倒不至于落单。

  芦烟和梁姑娘与魏延亭一边说着话,一边走着,魏延亭十分礼貌地半扶着芦烟,只是并没有肌肤相亲,只芦烟脚滑的时候,会眼疾手快地扶她一下,魏延亭一边跟芦烟介绍着随行的各位爷都是哪家的公子。

  芦烟是认识魏秦岱的,只是他有些神色恹恹,并不怎么言语,听说最近在跟京里的哪家的小姐议亲,一直还没有定下。

  原本今日魏秦岱并不想来,却被魏瑜岱强行拉过来了,同行的还有原本沐家,如今林家的六爷,因着沐家和林家合姓,两家将家里小爷的辈分也重新排了排,只是因着从前的奴才们都叫习惯了,如今沐家虽然改了姓,却并没有跟林家的人住在一块,故而这论资排辈上,各家的奴才还是照着老法子乱叫着,一时有些分不清谁是谁。

  这位林家的六爷是林家林嘉宏这一辈上,年纪最小的爷们儿了,也是今年才订了亲,跟魏延亭来往很是亲近,今儿也一同跟着过来玩了。

  这边正走着,魏延亭问起魏应祥在蒙古打得这一仗,说什么千古流芳之类的话,又说起战争中的惨烈,魏应祥受了多少伤,这话头不知怎的就引到了魏延亭身上。

  说起魏延亭当初十三岁就上了战场,远征蒙古,立了多少战功,身上也有好几处刀伤,说起当初金戈铁马的日子,几个血气方刚的小爷们不禁激昂起来。

  林六爷接话继续赞着魏延亭,说魏明煦都是十四岁才上的战场,魏延亭比魏明煦都丝毫不遑多让。

  梁姑娘眼睛亮亮地看着魏延亭,心中不禁膜拜。

  芦烟的确觉与魏延亭也算相识颇久,觉着魏延亭是个谦谦君子而已。但是,若说他与魏明煦如何相比,那只觉着不是一个辈分上的人,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听着却有些兴致缺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