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纷纷(1/2)

加入书签

  林绛白唇角依旧是温和的笑意,便索性让小童将两只猫儿都装了,一同送给芦烟。

  芦烟却连忙辞了:“君子不夺人所好,我虽然是女子,却也不是个蛮不讲理的,既然这猫儿是四爷要送人,我哪里有这样蛮横。”

  林绛白却唇角的笑意却有几分凄凉,道:“姑妈与你一样,都喜欢这样娇小可爱的猫,原是我离京的时候,许姑妈的,可是如今一别数年,纵有这样好的猫,姑妈却无缘再见了。既然姑娘喜欢,又有这样的机缘遇见,也是有缘,这两只猫跟了姑娘,说不定也是另外一番造化。否则,这两只猫在我手里,我也不会养。”

  芦烟瞧着林绛白的言辞语气,却理不清林绛白口中的姑妈究竟是谁,只猜测许是已经去世,或是如何,怕戳到旁人痛处,就没有再问,只又辞了两遍不得,这才接了,却还是有几分不好意思,想着改日答谢。

  汤姆斯却瞧着她们文绉绉的说话,有些难耐,已经与魏秦岱喝了两杯酒了。

  林绛白这才跟芦烟和魏秦岱说起了汤姆斯,他来自布国,并不是胡商,而是一位修士和传教士,精通天文历算,是个十分了不起的人。

  当初也是机缘巧合遇见了林绛白,听他说起中原的地大物别,一直心存向往,也想将他们的天主和历算带到中原来。此回回京,林绛白便带了汤姆斯一同回来了。初到京城,不过瞻仰风物,今儿领着他来看冰嬉,瞧了一会儿觉得人太多,汤姆斯怕冷,林绛白便带着小童寻了个僻静地方来温酒,让汤姆斯暖和暖和,这才有了巧遇芦烟和魏秦岱这一遭。

  四人一同喝着酒说着话,听着汤姆斯讲起西域列国的事,觉得新奇有趣,不知不觉忘了时辰。

  那边魏延亭一行数人还穿着木鞋走着,梁姑娘只顾着听他们说魏延亭当初打仗的事,觉得很是钦佩激愤,也不曾想芦烟这个没心没肺的,竟然就偷偷和魏秦岱走了,将她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一行人信步而行,走得远了,冰越来越薄,梁姑娘不懂兵嬉之法,脚下又滑,一时听着他们说话没当心趔趄了一下,连退了好几步才不至摔倒,可是脚下太重,冰上出现了些许裂隙眼瞧着冰面就要塌了,魏延亭一个眼疾手快拉住了梁姑娘。

  又仗着在冰上的本事好,拉着梁姑娘转了好几圈,离开了那块碎冰,这才稳住了身子,脚底下的冰已经轻薄得担不动人。

  几个公子哥都有些慌了,让魏延亭和梁姑娘赶紧过来,往中间走走。

  一旁的侍卫也都围了上来,但是却不敢上前。怕冰面担不了重。

  魏延亭扫了一圈,瞧着已经见不到芦烟的身影,有些诧异,问了一句,为首的侍卫回了,说方才与魏秦岱先走了,吩咐了不用跟着,又说无碍。

  魏延亭这才自觉方才自己只顾着听好话,得意忘形,竟然将魏芦烟给忽略了,好在梁姑娘还在这里,而且十分紧张他的样子,劝魏延亭先走,离开这里。

  又说她蒲柳之质,便是殒身于此也不甚要紧,魏延亭是王子皇孙,千万不能有碍。

  魏延亭唇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反而揽住了梁姑娘。

  梁姑娘身子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