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责罚(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陪着太皇太后和小皇帝一起坐在轿辇里,小皇帝虽然收敛了许多,可眼睛还是不时偷偷地往外瞧,想要知道究竟。

  魏明煦不过去了一炷香的时辰,林芷萱就听着外头安静了许多,不多时,冬梅先回来了,冬梅有几分犹豫,林芷萱跟着太皇太后上了马车,她不知道该不该惊扰,况且这样的事也十分的不体面。

  林芷萱正巧挑了帘子往外瞥了一眼,瞧见了在外头来回踱步的冬梅,林芷萱眸子一亮,便出言说先出去瞧瞧,让太皇太后稍安勿躁。

  因着外头走水的事,太皇太后的脸色凝肃,显然有些扫了兴致,很是不悦,只是对林芷萱的请辞,还是略微点头应了。

  林芷萱瞧着太后的神色,怕此事也不好太轻易过去了。

  林芷萱出了马车,冬梅赶紧上前扶着,一边在林芷萱耳边低声道:“娘娘,是娘娘的马车着了火,因什刹海都结了冰,一时找不见水,扑救不及,又连着烧了一旁公温庄主府和的亲王府的两辆马车,好在没有伤到人。”

  林芷萱拧起了眉头:“好端端的,我的马车为什么会着了火?”

  冬梅眼神有几分闪烁犹豫,半晌才道:“王爷已经在查问了,说是秋菊知道娘娘要起驾回府了,怕马车里冷,所以端了炭盆在里头烘烤,然后就出来迎娘娘了。那火盆在马车里没人看着,火星蹦出来引燃了车幔。”

  林芷萱略微诧异,秋菊不是个行事这样不稳重的人。

  冬梅自然也瞧出林芷萱的意思来了,也跟着道:“我也是这么跟王爷说的,秋菊说,她临走时吩咐了花儿小心照看着火盆,可是花儿却说秋菊不曾吩咐过她一言半语,她一直在跟温庄公主府里的曹妈妈说话,曹妈妈也做了证。王爷厌烦这些丫头婆子争执不休的琐事,瞧着很不耐烦,怕是要下令打杀了。娘娘,您要过去一趟吗?”

  毕竟那人是秋菊,无论前事如何,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冬梅虽然素日里对秋菊莫名的疏离,可是如今也不忍心瞧着她就这样被冤枉致死。

  可是今日的事情又是当着皇上、太皇太后和整个皇室宗亲的面,靖王府的下人出来岔子,惊扰了圣驾,王爷若是不给个说法,也是过不去的。

  林芷萱也有些着急,她自然是知道魏明煦的性子的,虽不说会轻易颠倒黑白,可是却也十分厌烦这些女子相争,倒是容易轻易发狠处置了,便赶紧道:“我过去瞧瞧。”

  话还没说完,远远的瞧见魏明煦过来了,林芷萱心中一急,上前了两步,问了魏明煦一句:“如何了?”

  事情已毕,魏明煦没了方才的凝肃,对着林芷萱和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