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急事(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冷眼瞧了二人一眼,便喝道:“来人,将花儿草儿拖到箭道上,即刻杖毙。”

  花儿草儿大惊失色,对着林芷萱一个劲儿地磕头,哆嗦着嘴里直呼冤枉。

  林芷萱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却给了后头的婆子眼色,并没有人上前来拉花儿草儿,只是以言语威势吓唬。

  林芷萱拧着眉头瞧着已经被吓坏的两个小丫头,冷声道:“是谁指使你们构陷秋菊的?!”

  花儿草儿吓得面色惨白,却还是不肯松口,直呼冤枉,娘娘明察。

  林芷萱给了后头的两个婆子一个颜色,婆子已经上前来撕扯花儿草儿二人,却也只是用力扭打,并不着急真的将人拖走。

  林芷萱冷笑一声:“我倒是不知道是何人给了你们这么大的好处,连命都不要了,也要为她遮掩!”

  林芷萱倒是不曾想,花儿草儿吓得要死,却还是守口如瓶,这样的死心塌地倒不像是单纯被银子收买的了,这倒是有几分怪异。

  林芷萱拧起了眉头,眼神在屋里的婆子丫鬟身上逡巡,倒并未见什么不妥。

  花儿满口道:“娘娘明察,奴婢当时真的一直在跟公主府的曹妈妈说话,当真没有见过秋菊,娘娘明察,求娘娘明察!”

  林芷萱见从旁出查不出端倪,还是只能在这两个丫头身上动心思了,便冷笑道:“你不过是锡晋斋里头的小丫鬟,是何时与公主府的曹妈妈相识的?我想,也不过今日初识罢了,而你们姐妹两个,连我时常都能认错,更何况一个第一回相见的老妈妈!若说你今日一直在跟曹妈妈说话,那草儿!你呢!你今日在哪里?又有何人给你作证!”

  从前总以为安排缜密,苦心做的局竟然被林芷萱一语道破,花儿草儿面色更加难看,草儿从来比花儿心智薄弱些,也不善诡辩言辞,倒是因着心虚,哆哆嗦嗦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奴婢,奴婢……今日,在……在……”

  林芷萱拍了一下桌子:“够了!究竟是何人指使,还不肯说吗?”

  草儿急出了眼泪了,花儿已经重重地给林芷萱磕了一个头,含泪道:“回娘娘,没有,没有人指使,都是我们姊妹两个自己想的法子。若娘娘非说有人指使,那,那就是夏兰姐姐!”

  提起夏兰,林芷萱脸色微变。

  只瞧着花儿声泪俱下地道:“当初,我们被娘娘指去伺候夏兰姐姐,与夏兰姐姐朝夕相伴,夏兰姐姐待我和草儿比亲姐姐都好,什么都肯教着我们,护着我们。是秋菊,是秋菊逼死了夏兰姐姐,我们,我们要为夏兰姐姐报仇!所以,所以才一时糊涂,犯下了大错,还请娘娘念在夏兰姐姐的面子上,饶我们一命吧,娘娘……您难道,就不为夏兰姐姐惋惜吗?虽然事情过去一年,夏兰姐姐对我们姊妹的好,还犹在眼前,娘娘……”

  花儿哭得泣不成声,连林芷萱也忍不住感伤,从前夏兰的百般好,一一浮现在眼前,倒是当真对秋菊多了两分憎恨,对花儿草儿多了两分怜悯。

  好半晌,林芷萱才和缓了神色,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你倒是不像夏兰调教出来的人。”

  这一番言辞,如何拿捏人心,倒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