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冰释(1/2)

加入书签

  从前昏迷着倒是还好,如今醒了,秋菊便疼得再难入睡。

  莫名的,一整夜辗转反侧,秋菊想的竟然都是夏兰。

  可是自己与她终究是不同的,这五十板子,虽说听着多,可是杜勤下手却并不重,比起当时林家陈氏那要人命的二十板子,可以说是仁至义尽。

  只是当时自己和林芷萱远在金陵,那件事也不过是听人说说罢了。不曾感同身受,不曾设身处地,那其中的痛,那其中的辱,那其中的委屈,秋菊从来都不曾替夏兰细想过。

  不过是一个丫鬟而已,她们这些奴才的命,原本就如同草芥。主子不珍惜,而自己这个从来被林芷萱当成妹妹来待的贴身大丫鬟,竟然也日渐养尊处优,当真将自己当成了半个主子,忘记了从前的战战兢兢,不曾真正在意过奴才的死活。

  那一夜辗转反侧,秋菊想了许多,忽然觉着怕,原来失去了林芷萱的宠爱,自己也不过是如同花儿草儿一样的卑贱奴婢而已,忽而又觉着不甘,从前那般有头有脸的自己,如何会肯再过与从前一样的日子。

  可是自己又能怎么办?

  在这偌大的王府里,就连肃羽,就连王府的那些侧妃姬妾,也不过如此,朝生暮死,不知春秋,何其绝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