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功过(1/2)

加入书签

  刘义见这人不再挣扎,这才麻利地给他解开了口中塞着的破布,一面扶他起来,一面连连赔礼,又问他姓甚名谁,只是并没有问所来何事。

  那人也算是知礼,若是旁人以礼相待,他也以礼相回,对刘义略一拱手,道:“在下白回,山东泰安人氏。”

  刘义也回了一礼,道:“白先生有礼,是王府的小厮无礼怠慢先生,王妃听了之后十分的震怒,再三叮嘱我先来给先生赔个不是,王妃听闻先生是林家旧人,已经在内堂等着见先生了。”

  白回拧眉道:“如何是面见王妃?摄政王呢?”

  刘义听着他言语颇为倨傲无礼,也是不禁皱起了眉头,只道:“王爷公务缠身,如今尚不在府中,王妃林氏不仅主持王府中馈,而且见识不凡,在王爷面前也是十分能说得上话的。王爷不在府中,若是先生着急,有什么事先跟王妃说也是一样的。“

  白回拧眉不语,眸光略有闪烁迟疑。

  刘义见白回不语,只当他应了,便道:“先生方才受辱,着实是底下的奴才有眼无珠,不知先生是否先沐浴更衣,再去面见王妃。”

  白回闻言却回过神来,嗤笑一声:“果然是天家王公贵胄,触目所及,银装玉裹,竟然见不得我这样的穷苦百姓了?是怕脏了王妃的眼吗?”

  刘义见白回如此这般,再想想方才林芷萱的言语,倒是当真被林芷萱说中,这样瞧来,怕是林芷萱对这样刁毒的生,也是有几分把握降服的。

  只是这厮也太过狂傲了,刘义心中暗自想压他一压,面上却赔着笑道:“先生多虑了,这并非是王妃的意思,王妃之吩咐尽快将先生请来,只是王府的奴才尚且听说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何必蓬头垢面,然后为贤?先生之所以遭受无礼对待,除了这几个小厮有眼无珠之外,也未必没有旁的缘故。”

  白回面色白了白,只是他如今蓬头垢面,旁人也未并瞧得出眼色,他倒是不曾想到,王府里小小一个管家,竟然也能引经据典,张口就来两句魏。

  白回被抢白一番,却只道:“从来仓廪实而知礼仪,如今民不聊生,想来也只有安京城不问民间疾苦的靖王府里的奴才,才说得出这样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来。”

  刘义在这些文字上,自然是不如那些酸腐生那样精通,此刻顿住,也不想继续与他在这里磨嘴皮子,毕竟万一此人当真有个什么神通,日后得了王爷赏识,自己虽然不怕,却也不好与之闹得太僵,便呵呵两句,说白回言之有理,既然如此,就请直接去锡晋斋见王妃吧。

  等白回沿着王府端庄大气的巷道,到了锡晋斋的时候,一路上正瞧着王府的小厮们来来回回,在搬挪元宵家宴的贵器,何其华贵精致,白回的眉眼间尽是愤愤之色。

  只想指着这一群不问民间疾苦的高粱纨绔痛斥一番,哪怕死在这里,也是值得了。

  他正暗自措词,一会儿如何去对这位只手遮天的靖王爷和靖王妃进行一番警世只骂,却不想抬不进去,一屋子的暖意先扑面而来。

  林芷萱并没有在里间见白回,而是坐在了锡晋斋的正堂,等白回进来,他鼻子已经冻得麻木,一时还闻不见这一室馨香,只是瞧着这屋里并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