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平疫(1/2)

加入书签

  德亲王因一大清早就听说魏明煦召集朝臣议事,也是觉得奇怪,毕竟今日要过来,便索性早早来了,问问是出了什么事。

  林芷萱知道如今政令快要出来了,不仅要救山东河南的灾情,就连京城直隶也要防着了。便将那边的情形大致跟德亲王说了。

  却不想德亲王的态度倒是冷淡,道:“我当是什么大事,也值得在年节里头召集朝臣议事。”

  德王妃却显得格外紧张些:“毕竟也不是小事情,要好生派人将那边的人隔离开,千万不要再跟年前似的传入京城的才好。”

  德亲王妃的面色有些白,显然想起先帝去世那年京城的天花还是心有余悸。

  林芷萱安慰了德亲王妃两句,三人一并商议了十五夜宴的事情,林芷萱也给了德亲王一些建议,关于如何在宫中防治天花的事,德亲王有些兴致缺缺,觉得在这里跟些女人说话无聊,德亲王妃却听得十分的认真,连连应着,说都记下了,会回去好生吩咐人防治天花,还好生从林芷萱这里打听了许多巧宗,毕竟在防治天花的事情上林芷萱知道得多些。

  晌午德亲王去了前头的银安殿跟魏明煦一行人用膳,德亲王妃和林芷萱留在了锡晋斋,德亲王妃关于天花防治的事问了林芷萱很多,也抱着九姐儿赞了好半晌,也说了些担忧,她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还年幼,而且也还没有出过天花,十分害怕这样的事情。

  林芷萱又是个好性的,也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德亲王妃觉着林芷萱为人十分的和善,不过一头晌的功夫,两人就亲近起来,林芷萱也是为人母的,自然与德亲王妃感同身受,又想起前世种痘的事情来,只是如今年岁尚早,傅为格顶不起大梁,道真又是这样的性子,所以还没有人提及,林芷萱倒是想催催了,毕竟九姐儿和歆姐儿年纪也还不大。

  外头的事情即刻有了章程,魏明煦终究还是安排了李淼生,并户部尚书廖青亲赴山东河南两地,互为监督,白回不过是给李淼生做了个幕僚,跟着一同去了山东。

  林芷萱正和魏明煦用着晚膳,林芷萱听魏明煦粗略提了两句之后,问了一句:“王爷觉着白回不堪重用?”

  魏明煦略微拧了眉头道:“太年轻气盛了些,先磨磨。”

  林芷萱只喝了一口粥没有言语,若不是自己磨了他好半晌,还不知道见到魏明煦时是个什么样子。

  只听魏明煦继续道:“只他带的一卷防疫政略还略微过得眼去,所以先让他跟着淼生历练历练吧。”

  林芷萱略一挑眉,倒是不曾见过,便提了一句。

  魏明煦但凡有什么事也从不提防林芷萱瞧,便命人去了过来,等林芷萱用过了晚膳细瞧。

  林芷萱瞧着这份防疫政略,神情倒是颇为古怪,竟是如此的似曾相识。

  与前世傅为格所提的策略倒是大同小异,只是毕竟还没有经历那许多年岁,所以略显稚嫩。

  可林芷萱对这个白回的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