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十五(1/2)

加入书签

  况且毕竟李淼生如今担此重任,要去山东救灾了,若是这个时候将她女儿休了,或是重则,也实在不利于安抚李淼生的忠心。

  魏明煦略一停顿,也是动了林芷萱的意思,终究抬步而去,林芷萱拧眉瞧着依旧跪在地上啜泣的李婧,觉得十分的不合体统,让费嬷嬷先扶了她起来。

  林芷萱瞧着李婧依然啜泣有声,而且眸子始终往魏明煦的书房瞅,依旧是不甘心的模样,林芷萱喝了一句:“哭什么哭!朝廷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正是这些大臣该为国效力的时候,你父亲得王爷信任,才能当此重任。好好一番为国为民之举,被你这般一闹,倒像是王爷为难李大人似的。

  你可知道,此事是你父亲主动请缨,王爷斟酌再三之后才定下来的,也在我面前赞了好几番李大人的忠心,你知道事情经由吗,就在这里放肆胡闹!

  费嬷嬷也是,她年轻不稳重,你也不知道提点着?也不瞧瞧这是什么时辰,什么地方,就容得她这样冒冒失失地闯过来?李家让你陪着她过来有什么用?”

  李婧立在一旁,费嬷嬷却又给林芷萱跪了下去,连连磕了几个头,口中念念有词都是:“老奴无用,请娘娘责罚。可是侧妃娘娘当真只是挂念父亲,一片孝心,还请娘娘饶了侧妃娘娘。”

  林芷萱冷眼瞧着她:“若不是体念她这一份孝心,我方才没有拦着王爷,此刻你就合该跪在你家老爷面前磕头了!你当这靖王府是个什么地方,也容得你们在这里撒野!”

  费嬷嬷复又给林芷萱磕了几个头,口中连连道着不敢。

  林芷萱瞧这样子,又想起上回因为秋菊的事,费嬷嬷在自己面前那般维护李婧,巧言狡辩的事,心中十分的不快,道:“来人,这老婆子年节不能劝阻主子胡闹,惊扰王爷,拖出去杖责二十。李侧妃言行无状,着禁足澄怀撷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房门半步。”

  外头林芷萱屋里的婆子已经进来要扯了费嬷嬷出去,李婧却吓了一跳,费嬷嬷是从小看着李婧长大的,李婧跟费嬷嬷也从来亲厚,费嬷嬷毕竟年纪大了,这王府里的板子可不是那么好挨的。

  李婧上前,想替费嬷嬷求情,林芷萱却冷了脸色,先她道:“若你再敢多说一句,就杖责四十!你去亲眼瞧着她受刑,静思己过,她这一顿板子都是为了你的不稳重!”

  几个婆子上来不由分说将费嬷嬷扯了出去,李婧也跟了出去,冬梅将人拖去了澄怀撷秀才施的杖刑,怕在锡晋斋里鬼哭狼嚎,会扰了林芷萱安歇。

  后花园里的姬妾们听着澄怀撷秀里的响动,一夜寒风萧瑟,几人无眠,而住在正院主宅里头的林芷萱,却只听得两刻钟之后冬梅来回了句话,说伤的挺重,却并不致残,已经让人去请了大夫。

  林芷萱只略一点头。

  虽说山东的天花闹得厉害,却好在并没有波及京城,那样怕人的事也只是听的时候心旌摇曳,等过去了,各家依旧还要过各家的日子。

  京城传出消息说山东河南两地除了天花,倒是也动荡了两日,不过魏明煦安排部署得当,倒是没有出什么恐慌,山东境内防疫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