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喜讯(1/2)

加入书签

  “沐翟鑫手中并无兵权,你却握着侯府的大权!以你们林家与沐家那样的渊源,他们会不来找你?你怎么敢说你对此事一无所知!就算是你没有参与谋反,知情不报也是另一桩大罪!”

  “臣妾真的对此一无所知,臣妾虽然知道林家与沐家的渊源,却更知道自己是谁家的媳妇,臣妾嫁入侯府,自然只会一心一意为侯府着想,处处谨小慎微,也约束着林家的人不得与沐家有所往来。8小?说`虽然沐家对林家再三拉拢,攀扯那些几辈之前的渊源,可是林家从未有过回应啊!臣妾和整个林家都一心一意效忠皇上太后,再无二心,求太后娘娘明鉴!”

  谢文佳冷笑一声拂袖而去,空荡冰冷的坤宁宫中再没有了一丝声响,只有立在那里的西洋钟滴滴答答地数着时间,没人叫她起来,第二天她走出皇宫之时,整个沐家已经被以谋反之罪满门抄斩,林家侥幸得以保全。

  冰冷的春雨被寒风吹入领口,雨水打湿的衣裳贴在身上一片冰凉,林芷萱忽然觉得冷,彻骨的冷。

  前世她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冷过,她跪在空荡冰冷的大殿上,门外也下着这样冰冷的冷雨,龙性初成的小皇帝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舅母,您该知道,母后总有老去的那一天,朕也不会永远都只是一个任她摆布的孩子。”

  林芷萱伏跪在地:“皇上,太后娘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您是太后嫡亲的骨肉,太后绝对不会做什么不利于您的事。”

  小皇帝魏延显冷笑着:“舅母说的对,也不对。”

  林芷萱仰头看着魏延显,只觉得一阵阵心寒,生在帝王之家,权利和骨肉亲情总归是有取舍的。权利握在手里久了,谁会愿意轻易交出去呢?况且谢文佳本就是个贪慕权势之人。

  魏延显继续道:“朕是太后唯一的骨肉,可是太后毕竟不是谢家的骨肉。你看看如今朝堂之上,那些当初说死了的。灭了的,没了的,不是都回来了吗?!林家世代忠良,宁折不弯。连沐家都落得这个下场,舅母难道就不自危吗?”

  “皇上……”

  魏延显并不想再听林芷萱说什么,只是道:“太后已经老了!朕却无意去认什么罪臣做外祖,朕只知道朕的舅舅是兵权在握的武英侯谢家,朕的外祖是战功显赫死在沙场为国捐躯的老侯爷。舅母,你该明白朕的意思了——朕想提前亲政!”

  秋菊给林芷萱裹紧了厚厚的披风,林若萱用尽全力扶着林芷萱,却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

  前世凄苦的一切忽然在眼前翻滚,林芷萱忽然觉得身心俱疲,头昏昏沉沉的,泛起一阵阵恶心,终于挨回了房中,秋菊急忙吩咐众人拿干净的衣裳,备热水沐浴。??`熬红姜糖汤,铺床,在床上放个汤婆子,传膳,请大夫。

  林芷萱看着她如此周到的安排,也是淡淡一笑:“我只是有些累了,不碍事的。”

  林芷萱沐浴更衣之后,喝了一碗姜汤,半碗参汤,没等大夫来便实在撑不住睡下了。秋菊服侍着林芷萱躺下。便一直跪在床上给林芷萱揉着膝盖,大夫来时,林芷萱已经睡着了。

  大夫请了脉说无碍,只是着了风寒。吃两服药就好了,又让多休息。

  顾妈妈这才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