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赔礼(1/2)

加入书签

  六月十九,王夫人并刘夫人、林雅萱、林芷萱一行人送了林鹏海回济州,林若萱是要出嫁的女儿,临走前的早晨,来给林鹏海磕头,就当做是出嫁那日辞亲的礼仪。??`

  林鹏海点头让人扶起了她,叮嘱了两句要好生听母亲教诲。

  林若萱一一受教。

  刘夫人母女两个都有几分忐忑,可是那日的事情生了之后,王夫人和林鹏海那里都再没了动静,仿佛这这件事情并没有生过。

  林芷萱却是能隐约猜到母亲都对父亲说了些什么,毕竟是孀嫂,大房又已经没了个孩子,她们还能再追究什么呢?

  心里有数就行了,至于那些过去的,也只能让它过去了。

  只是林鹏海走了,徐姨娘却并没有跟着离开,而是留在了府里,要等着林若萱出嫁。

  送走了林鹏海,六月二十四,林芷萱和林若萱终于赶在最后,将嫁衣做好了,只等着六月二十六,林若萱过门儿。

  六月二十五,国公府让人给林若萱送来了贺礼,说是出嫁那天,雪安要和芦烟并李夫人要去梁家,就将事先准备的贺礼先送了来。

  不过是些金贵的绫罗绸缎,都是按着礼单上的规矩来的,却独独魏雪安有一个小包袱,嘱咐了丝竹来给了林芷萱,说是雪安和芦烟因着前几日林姝萱送的皮裘,两人当时却没有备下礼,今日补上的。?`

  却也不能转交,丝竹说:“我们姑娘吩咐了,让三姑娘领着我亲手交给大姑奶奶的。”

  林芷萱也是诧异这小小蓝布包里是什么,雪安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比如上次那个可以递消息的空心金银锞子。林芷萱一面也是笑着应着丝竹,陪她去了。

  到了林姝萱住的紫薇斋,丝竹这么一说,林姝萱也是诧异,丝竹一面给林姝萱打开看了,一面道:“这是我们姑娘给大姑奶奶的。这里头是两张我们家二爷的拜帖,一张是给镇远侯家的世子,一张是给威远伯家的四爷的,我们家姑娘说了。二爷与这几位公侯家的爷们儿颇有往来,这帖子却也不值当什么,只是大姑奶奶家的两个孩子,无论日后想学文还是学武,自拿着这两方拜帖。这镇远侯和威远伯家的爷看在我们二爷的面子上,帮着找个有名的师父还是能的。”

  林姝萱一听,十分的惊喜,如获至宝,再三感激。

  丝竹却是笑着道:“我们姑娘说了,这都只是小辈们之间的往来,大姑奶奶的孩子,也是我们姑娘的外甥,自然都是盼着一家人好的。”

  丝竹这话,也是说明了这帖子只不过是给孩子拜个师父。`小辈们之间的往来却用不到任光赫谋求升迁上。

  林芷萱明白了丝竹的意思,毕竟这帖子打的是国公府的旗号,人家卖的也是国公府的面子,雪安只是送个小情儿,自然不希望林姝萱轻易将这帖子用到别处。

  林姝萱点头应着,说是替两个孩子谢过安姑娘了。

  丝竹笑着道:“大姑奶奶不必多礼,我们家姑娘和三姑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三姑娘的姐姐也是我们姑娘的姐姐,那日又得了这么好的皮毛,我们姑娘心里感激。合该如此的,还望大姑奶奶不要见外。”

  林姝萱见丝竹说话灵透,心里也是欢喜,又笑着与她说了半晌的客套话。丝竹才道了告退,林姝萱和林芷萱一同送了她出了院子。

  

章节目录